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2010秋季日劇]和惡魔契約的女人


[2010秋季日劇]和惡魔契約的女人




        單純的復仇劇,在第一集還摸不著頭緒。就跟第一次認識一個人,從她談吐、外表,一切是看不出來有何不同的。誰能看出對方的過去,也看不出對方是好是壞,即使對方是員警也未必是好人。到最後唱歌片尾才開始回憶女角的過去。
        總愛酸人的門倉,在此時突然可靠起來,退回辭職信、提供森戒備的議員門邸的出入口,大家也願意一同出力。雖然無助於劇情,沒屁用。但有同事相挺的小感動到啦。

「就只是因為這個?
「有時候一些小事,也會造成很大的傷害;不起眼的是會變成無法饒恕的罪惡。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或許因為這樣,我對外甥疼愛有加。不過說到底,也不過是我的自我滿足」





















        裡面被陷害被設計的人,只是因為對兇手來說都是不重要、無輕重的東西,所以兇手才毫無畏懼、很自然輕易的實行計畫。只是想證明自己能力,沒有爸爸看的那麼沒用、自己也是受害人。
        
「嫁禍於我,卻完全無罪惡感。不只這樣,還協助犯罪來獲得金錢與地位。給許多人帶來痛苦。一次僥倖脫罪,就覺得無論做什麼都可以被原諒接二連三不停做壞事不僅如此,其他人也隨之捲入罪惡之中。警察法律根本不足信,這些我最清楚。所以必須有人來懲罰那些真正的惡人,必須將罪惡斬草除根。


「你要為此負責,雖然不會帶給我多大傷害,要再壓下去也不是件難事,但不能老是欠人人情,會很麻煩。為父母擋刀這是做子女的義務,太好了,你有機會還十五年前的債了。」

「是我刺激煽動他的。我跟他說『你是靠你父母力量活著,就讓我看看你以你一個人可以使喚人做出什麼?』但那案子逮捕你做結束,我曾想向警察做說明『兇手另有其人』但還是不敢說出口。」

「太好了,我爸死了,我終於能掌大權。」
「不會有人聽你的話的,之前那些人任你差遣,是因為你爸爸,現在沒人會理你的。

這造型,衣服很好看。

不斷出現的黑欄杆。 

真是超適合穿襯衫的。

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
        翻"君子的本性跟一般人什麼不同,(只是君子)善於借助外物了。"
       《論語》中有“君子使物,不物使”,話說的是我不要被“物”所奴役,君子使用萬物,而不被外物支配聽上去似乎不,但其想想又是另一回事,下自我,一味去追求物質時,已經為物所使。我的確應該常常提醒自己,萬物皆我用,但非我所屬。
       雖然荀子也: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就是君子的資質于一般人有什麼區別,之所以高於一般人使善於利用外物,利用己有的條件),但其更重要的,也更做到的是“非我所屬”的心。司光的“君子寡欲不役于物”(君子少欲,就不被外物所制)更是道出了二者的因果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