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理髮店

          望見理髮店裡沒客人,不用排隊,我開心推門進去,只有一個設計師。我依她指示坐了靠門的位置。
          設計師是染褐髮的女孩兒,戴著口罩,穿著淡色的理髮師圍裙。「你要怎麼剪?」「短一點」「推高嗎?」「好」「上面呢?」「都剪短」「很短哦?」「沒關係。」。對話完,她幫我綁上圍兜兜,我拔下眼鏡。剪頭髮時,沒眼鏡的我,幾乎什麼都看不見,我習慣乾脆閉上眼睛,偷偷小睡一下。

          「嘻嘻」耳邊突然傳來輕笑聲,感覺悶悶的。我睜開眼睛,望向鏡中的設計師,是不是她要跟我說話。而她戴著口罩繼續剪著頭髮,沒有講話。我想,是不是她在用藍芽耳機?看樣子不像。可能我聽錯了,我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啊,閉上眼睛。

          「呵呵,呵呵」再度出現笑聲,小小聲、只有氣音。大概是右後方。我再睜開眼睛,笑聲馬上停了。我再看一下鏡裡的設計師,她低頭推著我的頭髮,沒搭理我。完全看不出她口罩下的表情。我再閉上眼。我已經冒了一些汗,若再來一次的話,我不保證會不會嚇到尿出來。

          「咿咿咿,呵呵」靠腰,又來了,每次聲音很近,這次大概在左肩上。我再睜眼,很明顯的聲音啊,剛剛就在耳朵旁邊。我納悶看著鏡子問她「怎麼了嗎?」,她也回看了鏡中的我,答「沒事」,她又再把目光回到剪刀和推剪。我再闔上眼睛。

          「噗哧…哧」的氣聲。我這次馬上張開眼睛看她,應該就是她。雖然我耳朵不好,但有氣聲和風,明顯就在我右眼下的痣旁邊。她看了看我,我看著她,都沒說話。
然後,她放下剪刀跟推剪。她側身走到我右側,兩手按著肚子,開始彎著身子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力洗中猴膩?是有病哦?孩子你要不要去看醫生?接下來,我就「睜開眼睛」,無奈的看著她剪完。現在想起那個耳邊的笑聲和風,還是有點毛毛的。

        就算只有我一個客人,設計師又是年輕女孩,還不能高興得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