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1980光州事件《華麗的假期》《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到1987六月民主運動《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長官不要打了,我真的不是共產黨啊」 像極了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
        警察當街打人,都很震撼,也許民主自由來的輕易,無法體會到珍貴。但其實太陽花時就發生過。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講述1987韓國六月運動。
    海報上那句「一名大學生死後,他們的選擇改變了世界」在這刻,每個人都是主角,你無法置身事外。所以不會有中華民族自掃門前雪的自私。
        表面順從但偷偷紀錄著證詞的獄警。從抗拒到主動參與的女大生妍熙。在監獄中卻仍想盡力的熱血媒體人。冒險傳遞資訊的獄警。奉獻生命推動民主的民運領袖金正南。幫忙藏匿掩護的和尚、牧師,堅持報導真相的記者,不忍配合說謊掩蓋罪行的醫生、驗屍官,扛住壓力爆氣的報社主管,不畏威脅堅持職責的檢察官,還有不斷參與民主運動,最後被警方催淚彈擊中後腦而死的大學生李韓烈,當片尾出現當時抗爭與紀念活動的紀錄片時,我們知道,這些信念、這些行為,真實存在過。每一個人的選擇才能改變世界。如果第一段檢察官選擇乖乖順從被指揮、如果醫生昧著良心配合作假報告、如果記者只想做政府想要的報導不惜隱瞞真相、如果每個大學生只想到光鮮亮麗流行樂談戀愛。這民主運動再怎樣都吵不起來。
第一段50MINS是講檢察官、記者角度
第二段獄警、自認無能為力的大學生。

   女學生只關心流行、自己談戀愛,看見自己父親因爭取權利而死後更灰心,自己舅舅也是一股熱血卻害自己工作受阻。乾脆關上門來,我只要讀好自己的書,聽我的音樂就好了。後來看到光州事件影片及自己家人,和曾與自己互動過的同學,體悟到自己不能置身事外,一起站出來。

後面的反抗及影響。
    看到大學生家人來認屍、片尾韓國民眾走上街頭的即視感真的很難過。太陽花也是手無寸鐵民眾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兇手至今未出來道歉認錯。
    大學生死後,群眾為他的死感到憤怒,為國家機器想掩人耳目而感到氣憤,展開更大民主運動,走上街頭。如果民主機制無法改變,那人民就只能走上街頭。台灣的太陽花、洪仲丘,也是這樣讓民眾自發站出來。

    政治人物為了保住權位隨時都可切割。獨裁者要封鎖消息,反共組員刑求大學生致死。圤處長想隻手遮天封鎖消息。最後作為還是被上層切割得乾乾淨淨了。



    台灣的民主直選也是得來不易。柏拉圖 的至理名言:「拒絕參與政治的懲罰之一,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有趣的是直選是讓每個人票票等值,依然還是會選出不適當的人選,但這就是大多人的民意。台灣某位反對直選的前總統,用直選當兩任!民主的弱點就是無知也是一票!
    一種群眾暴力,多數永遠不會尊重少數。多數人不會想明白「為什麼拿不到少數人的票,為什麼的得不到認同」只會想到我贏了,少數的人們你要反省,你只能認同我。
    有投票權又如何?還不是給你錢你就去投票。電影也說出,手中既有的民主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到它的珍貴。但還是有群人用生命和苦痛在努力為大家爭取。

    金允錫、河正宇等人陸續支持加入本片,不畏懼被列入政府的藝文黑名單中 (確有其事的朴槿惠的藝文黑名單連結),甚至有不少演員是聽聞本片後,不計戲份多寡主動表示參與意願,希望共同完成一部有意義的作品。在朴槿惠醜聞案爆發後,本片才得以順利開拍。
韓國電影也是有遭受到政治壓力,只是台灣更沒骨氣。
    韓國拍自己國家歷史的醜聞,可以聞名世界、票房賣座,在自己國家上映可以不畏外國片。
    韓國敢拍1980光州民主運動的大屠殺、1987六月民主運動,台灣不敢拍1947的大屠殺。被出賣的台灣也不是台人自製。事件過越久就真的被遺忘、被輕視。韓國光州民主運動真的拍超多次,多到讓人瞭解韓國民主進程。

    台灣只想著拍爛片到對岸市場回本,應該沒有什麼人願意拍這種會被政治力封殺的題材。劇組怕、演員怕、片商怕。不敢正視歷史,會被亂扣撕裂族群。台灣的影視也寫不出來,只會拍偶像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