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做好一個記者,你要對得起自己的名字-于切爾



做好一個記者,你要對得起自己的名字

        德文中的「職業」(Beruf)一詞,帶著受天命「召喚」(berufen)的意味,而作為記者的于切爾,確實落實了這樣的精神。在本書第一篇文章〈保重了,每日報!〉(Mach’s gut, taz!)中,他寫離開工作多年的《每日報》感懷,開頭是一段往事,談他走入媒體的起點。

        在他還是個16歲少年時,去地方報實習,繳出第一篇習作,那是關於一個童書作者的書評。當時負責指導他的編輯名叫Dirk Feuerriegel,接下這篇習作後看著少年,問他為什麼想成為記者。少年答道:「我想要帶給人們資訊。我想要釐清不正確的地方,我想改變世界。」

        前輩編輯並沒有嘲笑聽來稚氣的理想,只是淡淡告訴他說:「所有記者中有90%之所以成為記者,是因為他們覺得,在報紙上讀到他們的名字是很棒的事。這沒什麼問題,只是你得清楚地意識到:在你寫上名字之處,才開始了每一篇文章。

        記者必須愛惜自己的名字,必須對得起這個名字;記者並不是躲在匿名的身份背後任意地報導,而是必須仔細求證論述,為每一篇文章上自己的名字負責這是盼望成為記者的少年學到的第一件事。長大之後的他也沒有忘記。他寫道:

        為了真、善、美而書寫,這正是這個職業最棒的地方:因為你能夠幫助整理以及理解事物;因為你能夠不斷深入那陌生的世界,並且帶著你的讀者一同前行;因為你能夠論述事物,其他人會對你的論述說:您深中我的想法。或者甚至說:您為我的感受,找到了語彙

        于切爾並不是個毫無爭議的記者。即使在德國,政壇上也有不少人不喜歡他,例如另類選擇黨(AfD)便對他的報導深惡痛絕。可是,無論愛他或恨他,都不能否認他是個勇氣十足且堅守使命與專業的記者。他說出了許多人的想法,他為許多人找到了語彙,他對得起自己的名字

        《我們可不是來玩的》這本書的編輯、同時是《每日報》記者的Doris Akrap在前言中寫道:「囚禁像于切爾這樣的人,只有一個原因:有人想迫使他們閉上嘴巴。為了讓這樣的事情不發生,是本書出版的目的。」
        目前歐洲人權法院已在審理于切爾的案子。不管未來土耳其法院以及歐洲人權法院的審理判決結果如何,關切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人都該讀這本書,為了讓一位想帶給人們資訊、想釐清不正確的地方、想改變世界的記者,能夠不被迫閉嘴,能繼續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