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東京難民(日)2014




中村蒼 福士蒼汰兩人也長太像,還一樣的髮型,一直以為是同個人演的。

    時枝修是個混吃等死的大學生 一直以來靠家裡的金錢支助他在東京讀三流大學。劇中很直白地說多摩大學是三流大學了XD
   
每天曠課、混吃等死、浪費生命的大學生。大三某天突然想到要去學校上課(其實是睡覺)補出勤,才知道學籍因沒繳費被開除了。註冊人員納悶的說「你學費沒繳,你一直都不知道?家人也沒說?修不知事情嚴重性的,還自以為帥氣地說著「這樣的大學我不念也罷」,好像沒學籍、不繼續唸,是因為自己不屑念,跟自己沒繳學費無關。
   
回到家中遇見房屋仲介,因未繳房租,仲介通知要趕快搬離。修不知事情嚴重性的,還自以為沒大不了。想到打電話跟朋友借錢,卻也拉不下臉、不敢說。找臨時工時也不積極。對小錢硬幣也不謹慎、不珍惜。以為一切都能如往常。以前這樣的態度生活也都沒事啊,那是因為父母會處理啊。心情不快就跑去打柏青哥,打到深夜回家才發現換鎖了,想到房屋仲介是說真的。「覺得全世界都虧欠我,爸爸本來就有幫我繳房租跟學費、寄零用錢的義務啊,沒寄害我沒學校,沒地方住。我不過是欠幾天房租,就給我鎖房子,仲介的錯,真自私你們都只想到自己」的。
    無處可去只好去網咖睡覺,從小就單人房,讓他無法入睡。以前眼也不 一下的花十二萬買的奢侈品高級牛仔褲,二手轉賣也才一萬塊。高級香菸從頭到尾不離手。還不懂得控制自己的開銷。只覺得自己現在做的是低賤的工作。連發面紙也沒熱情,找到醫院的人體實驗工作,就覺得自己好幸福,沒有憂患危機意識,沒有危機感,直到因沒繳錢,電話也被停掉。
    看到新聞報導的網咖難民,想到自己。開始回想以前的墮落,吃吃喝喝、打鬧、課堂上睡覺、打小鋼珠,講著一些自以為很有主見、自以為是的話,一切當作輕鬆。到處說著「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輕輕鬆鬆的生活,就是成功。」。
    當晚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振作,先租間房,結果一拿到錢就忘光光了,忘記了自己要先去租屋東西拿回來。只想到要對自己好一點,一定要去吃好料。「無論如何,我要去好好犒賞一下」。街上溜達到被警察起疑。結果剛離開警局被留衣盯上,當付錢冤大頭,一直像留衣抱怨,咒罵剛剛的警察,然後到處吃吃喝喝,不但剛到手的錢沒留住,反過來還欠牛郎店錢。修這人真是太沒用了,男的在牛郎店消費無法支付,修不知事情嚴重性的,跪地拜託讓他當牛郎。但修生活再困難,還要繼續抽著高級香菸。
    失敗一次就永遠站不起來,說實在修的狀況一直在每況愈下。他在當下覺得現在這狀況是最慘的了,一直沒有想馬上改變,結果就是越來越糟。
    這樣的日子,一旦墮落就很難回頭了。沒有危機意識,日復一日過著享樂的生活。被習慣、制約、 麻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行為模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糜爛,像溫水煮青蛙。一旦變 就無翻身之地 除非你有個有錢的老爸。
      修也真是無腦,當時茜就可以幫助修離開牛郎店,修膽怯不願意跳脫及改變現狀,繼續混吃等死聽老闆的話,等茜來,繼續拐茜大筆大筆的消費。說是為茜好,不讓茜一次花太多,根本就只是為自己好,因為修自己也知道這樣是把茜當肥羊對不起茜,她不讓茜一次花太多只是想降低自己的罪惡感而已。
    生理、安全、社會、尊重、自我實現,修搞不清楚狀況,要先還錢?找房子、安穩的工作、先離開牛郎店?都沒有想到。因為修就是個愛自怨自艾的溫水中的青蛙。

  修是思考方式永遠一事無成的低級人種,太習慣於失敗借錢、借人情,以為苦肉計到茜,對方就會原諒。永遠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借錢沒關係、喝貴的酒沒關係、都沒關係。就連走私毒品也不知道事情的輕重,會判死刑的。
    根本不知事情嚴重性還自告奮勇地說要跟順矢走私毒品。這次牛郎店老闆篤志忍不住痛毆了 一頓。你以為是什麼?每次欠了錢,跟人保證會還。結果你真的有能耐還嗎?運毒是死刑。你根本看不清他人的覺悟。你這個人就這樣沒用了。」修爛到連自薦幫忙運毒,老闆也看不上,一輩子渾渾噩噩的。運毒品的功用也沒,就被丟到河邊。
    毒品 牛郎店賣身 卡貸 無處可歸 看起來無所事事被警察懷疑,就以為自己最可憐。把幫助過自己的護士茜也跟著拉進火坑。原來這些都距被學校開除不到半年。
    
一開始修很埋怨老爸 認為很不負責任 沒繳學費也 沒幫他交房租 讓她瞬間生活變款,其實就算他爸爸有幫他繳房租,修依然是個廢人。早晚要面臨問題罷了。
   
演茜的大塚千弘,應該很多人看了會很惋惜,他跟修一樣都是街頭落寞失意時被留衣看中,拐去白吃白喝當付錢的冤大頭,但茜比起修,茜有正當職業努力生活,但沒有伴侶讓她顯出孤單寂寞。單純、貼心、沒有心機,圓臉帶點肉肉的腮幫子,是日本女孩中最可愛的典型,可惜茜的下場不是很好。最後也沒有描述出茜當時在服飾店門口究竟在想什,畢竟這部是修的自述為主及回憶的片。
   別靠感情做事不要有太多婦人之仁。故事看到最壞的是留衣,下場最好的也是留衣。白吃白喝,茜因此欠下龐大卡債、順矢去中國運毒、修繼續當廢物。
茜和修都是容易心軟的人,尤其是茜。在最後修也是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依然很廢,對著因自己欠下龐大卡債,從護士轉作洗澡女郎的茜說,「我現在沒有自己的名字做的還是最低賤的工作。」茜竟然選擇原諒,茜真的太心軟了。

   大塚千弘除了有露點畫面,當中的眼神很有戲,眼裡好像很多故事,但劇情中完全未提及。感覺她的演出真的很有魅力,(因為男角的演技太平,無表情。沒有藤原龍有誇張的崩潰及吶喊,整部真的說只有大塚有演技也不為過),原來以前有看過大塚的作品,但都沒有注意過,直覺得大塚是矮胖型的,結果還蠻瘦小的。在這裡真的很有魅力。剛看完,心情很沉重。茜蠻可憐。想到之前很多女子因欠卡債而做八大、援交的新聞覺得好寫實
---
    一部讓人難過到毫無希望的故事。比起賭博默示錄 讓人有貼近投射的對象。賭博默示錄中的開司,但人依然沒有體認到危機。還是會想奢侈一下,人一旦有了個開始就會無止盡越挖越大洞。消費就是買了一件奢侈品後,就會開始無止境買下去。我這麼努力,可以奢侈一下吧、可以對自己好一點吧、可以讓自己開心吧、可以買喜歡的東西吧。別人也這樣買,我應該也可以吧。一直不斷縱容自己
    賭博默示錄都還太嫩。還沒有讓人,想到「我這次真的要死了」「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的覺悟死亡、人生毫無希望  你要過的多慘把自己逼到什麼樣的境界,然後你才知道要珍惜 才知道時間、人生、努力、生命的可貴。想到類似 死亡預告、搬運你的未來這種說是勵志片其實都是使人絕望到死亡,不見黃河心不死的。一定要慘到失去所有,又欠債,被囚禁,才想到前一天的自己太幸福?

-----
人常常會有這樣錯誤的想法,今天有的,明天也一定會有。沒有什麼自我危機感

書中描繪的一段我也很喜歡,修因為社會地位低被警察攔檢
明明沒有做什麼事情,卻因為身上帶著手電筒鑰匙圈而被抓去拘留所
搞不清楚狀況的主角滿肚子怨氣,拘留所的其他嫌疑犯告訴他「無知就是罪」
什麼事情都不能推給「我不知道」、「我沒做過怎麼知道」、「我只是學生啊!我沒有經驗」...等
誰管你那麼多呢?又是誰要負起沒有告知、教導你的責任呢?
只能靠你親身體驗、走過、經歷過,才知道怎麼回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