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盜夢空間 全面啟動


活在夢中,夢境題材我想到「香草天空」。




夢中,你要想想,記得你是哪裡來的?怎麼來的?
造夢團隊就像拍電影
拍電影潛入夢境的目的是為了 植入意識
植入讓少東不接棒的意識 每一層都有不同的目的

睡前的身體狀態會影響到夢境
潛意識也會影響夢境 遣意識中的虧欠陰影 會想在夢境中得到某種補償
因為虧欠妻子 所以意識造出來的妻子會想把COBB留在夢中。
因為與父親不睦 所以需要造一個夢來達成讓父母和解

說是築夢盜夢也像是一種 心理治療 治療面對過去的心理創傷



夢境電影就是像真實,你體會不出真實,但發展卻又不合邏輯,而人與觀眾卻會選擇相信 被它蒙騙。
像諾蘭之前 頂尖對決的魔術概念相同。
小說故事 電影 演講 夢境之所以令人著迷 因為在這段時間,能讓人短暫脫離現實 不用面對自己的生活 或困境 寧願相信 寧願被騙。

諾蘭的電影,藏有很多欺騙觀眾的手法-挑戰觀眾。因為觀眾在觀影這段時間願意相信。在記憶拼圖中,其實是一個很簡單卻又無趣的故事,利用剪接的手法、旁觀者的好奇心,來逗弄觀眾。如果用真全知觀點,就無趣了。

諾蘭作品中,最廣為人知的蝙蝠俠三部曲,我反而最沒有愛。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我在做作品,作品需要手指,我用刀切斷右手三根手指,貼在作品上,好像有點痛。但我右手少了手指無法活動,我再把左手手指切斷,接在右手上,好像有點痛。後來我醒了。





我和新認識的朋友出門旅遊。當晚,我和新朋友在小木屋裡就寢。大家都很緊張開心,想著好不容易離開家裡,這是很棒的旅程。門口傳來笑鬧聲,我到門口一看,是舊朋友,他和我打了聲招呼,往房裡一望「好多人啊」,他離開後。我趕緊躲被裡希望趕快睡著。「我與好友應該才三人啊」逃離一個地方,以為共組新的完美環境,竟是鬼屋,還要待下去嗎?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隱形女郎2009

彼得在女友出軌後受不了打擊,結果出現一個完美的鄰居,無論個性美貌都是完美,彼得成功回到工作及社會。但其實鄰居是彼得的第二人格。

彼得真正的鄰居維多利亞,因隔音不佳好奇彼得的感情生活。維多利亞越來越喜歡彼得卻不敢表示,彼得的朋友不斷向維多利亞搭訕卻不得青睞,直到維多利亞要搬家時,下定決心要跟彼得示愛。彼得以為又是一次人格分裂,對真正的鄰居維多利亞歇斯底里發怒。
維多利亞憤而向彼得朋友約會,彼得後悔莫及,完美的女友人格再次出現,但這次出現卻冷靜要彼得去把握維多利亞。

最後就是皆大歡喜。
幻想出現的女友真的蠻漂亮的。

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名媛教育2009


價值觀」+「學習目的」
        根據英國一位記者Lynn Barber的回憶改編。跟原著變動挺多,很厲害的改編。原著作者根本就是玩咖。

        很喜歡這部,老師校長與女角對白。珍妮有個很好的老師,無論前期珍妮如何過度自信、如何不受教,老師再怎麼被諷刺刺激,都沒有口出惡言。老師對珍妮有兩次苦口婆心的的勸導,始終沒有很用強烈字眼對珍妮,因為知道珍妮是吃軟不吃硬的。
    「你這年紀這麼做,你知道會失去什麼?
    「我感到可惜的是,你是聰明學生,我卻眼睜睜看你沉淪於物質上的享受,放棄到更好學習環境的機會。
    「原來我在你眼中已經死了。
    「你男友愛你是個皮毛花瓶,他在乎你是個聰明的女孩嗎?

    然而學習就是墨守成規的保守嗎?不盡然。想到娜塔莉波曼 Natalie Portman  2003 年從哈佛大學心理學系畢業時比起當個電影明星,我更想成為聰明的人。

    中學龐大枯燥的讀書壓力,讓珍妮不知為何而做。她認為比起讀書升學,更重要的是享樂才是真正懂生活的人。珍妮嚮往浪漫愛情、像個名媛物質生活、高級餐廳、享受音樂、與上流人士交談。風趣幽默流於表面。聽音樂會、對藝術品評頭論足的上流人生活。冒險的精彩生活。在該充實自己的那一刻,卻沖昏頭選擇走入婚姻。

    所謂珍妮認知中的上流社會不過充斥膚淺的空殼。大衛的玩咖朋友們,因為自己不曾付出努力學習,就說學習無用、不想當四眼仔的刻板印象。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珍妮的成績在玩咖們只是個玩樂的話題之一,沒人是真心關心珍妮的未來。

    當學校校長對珍妮提出警告「沒學位做不了大事」,珍妮不知嚴重性回應校長「有學位也做不了大事」

    而父母卻放任大衛追求珍妮。不求成為名作家,卻要認識名作家。父親「我一生擔心害怕,我不希望你跟我一樣」其實父母的想法是擔心珍妮沒有能力照顧自己,希望受高等教育能讓珍妮有能力脫離困頓。遇見大衛以為是個金龜婿,以為是通往成功的捷徑,就不再要求珍妮努力學習。
    而事實上大衛是個已婚的花花公子,到處找小女生談戀愛上床的事揭穿後。珍妮將自己因想結婚放棄升學的事一昧怪罪父母,父親坦承,曾經發現大衛可能是騙子,但沒點破。最初是希望珍妮好,才重視珍妮的教育,父母以為大衛有方法途徑能更快的帶珍妮到達那個看似成功的地方。

    珍妮把一切未來託付在大衛的婚姻,真是極大的賭注。放棄了自己的未來和前途。結果大衛是個有婦之夫。珍妮在知道後才想到懸崖勒馬。
    會讓珍妮大夢初醒的原因,這不是珍妮心中的「美好生活」,為了這「美好生活」珍妮已拋棄太多「原則、未來」,讓自己放棄一切跟個滿口謊言的已婚男人在一起,絕不是自己想要的。
    回想到老師說的「你在這年紀沒學習,會失去很多」後來才回過頭來後悔,沒有好好充實自己。過去自恃自己聰明放棄學校。想回學校時學校校長又未必一定要給你機會。誰叫妳不珍惜,還去鼓舞別的同學。但還有一個惜才的老師願意再次幫助珍妮。

    珍妮到老師住所,曾經自己口中「努力念名校,一生枯燥乏味生活,不懂得如何享受的老師,雖然老師沒有過度物質享樂也不代表空虛乏味」。
老師「你看起來成熟聰明」
珍妮「我自覺老,但不聰明。」

    回頭看那自以為敢愛敢恨的自己真是傻的可以。讓人想到「林奕含」的事。一個被父母保護很好,聰明伶俐花樣年華的女孩。太過相信自以為的愛情的美好。

    
所有的教育學習都是為了充實自己的實力,讓自己能去更好的地方,更了解自己想要,讓自己更有能力追尋選擇自己想追尋的東西。

    珍妮開始願意重拾書本,好好學習。重新花了一年申請上哈佛,上大學後也沒讓自己成為讀書四眼仔,也交了男朋友並一起去了夢寐以求的巴黎。
追尋夢想、追求目標沒有錯,但沒有捷徑。

看完應該會讓人好好冷靜下來,想重拾書本好好讀書吧。

    假如大衛未婚,珍妮有可能
車回到學習的道路上嗎假如沒有被大衛勾引到外面「被當花瓶教育」一遭,珍妮有機會瞭解「提昇自己對自己的重要性嗎?」
人生沒有「早知道」。
    假如就連老師也跟校長一樣,不再給自己機會呢?又會是怎樣的結局?

***
經典對白
***

Miss Stubbs: You seem to be old and wise.
Jenny: I feel old.But not very wise.

***

Jack: Knowing a famous author is better than becoming one. It shows you're connected.

***

Jenny: If you never do anything, you never become anyone.

***


「一束鮮花」

     「一束鮮花」, 他邋遢、不修邊幅而且絕不打掃、清潔 房子內外當然也是堆滿雜物又髒又亂的對此他一點都不覺得有何不妥,直到一天......一位久違的朋友來訪,並送上一束漂亮的白色鮮花朋友走後這男人興致勃勃的在屋內到處翻找好不容易找出一個佈滿灰塵髒污的花瓶忽然他發現髒髒黑黑的花瓶根本不配那潔淨的白色花朵於是他第一次動手清洗了花瓶、注入水,然後把這束鮮花放到花瓶中正當他心滿意足將花瓶放在桌子上打算好好欣賞一番時...他竟發現桌子上的髒亂與乾淨花瓶、美麗花朵也不配...接著是桌子周圍的髒亂、還有地板、然後看見更多更多的不協調...沒人能預料得到 因為一束鮮花 竟讓男人的生活起了重大變化他賣力的將屋子裡外徹底打掃、清潔得煥然一新精疲力盡的他終於能夠盡興、愉快並滿足的看著美麗的花。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日) 小說 電影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日)

    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時還沒看過原著。對電影感覺,前面的受訪冗長、節奏慢,還塞進一堆網友無關緊要的評論,沒想到小說更臭長。但小說精明的是,小說把網友評論集中在最後。而發現電影已精簡一些了,但人使人感到冗長。當時覺得電影後面結尾得不夠有力,但好在沒說教。看完原著小說之後再二刷電影,才感到電影改編後的濃濃善意,來分享心得及與原著不同的地方。

成分:「網路輿論」+「嗜血媒體」+「校園言語霸凌」+「以貌取人」

小說181頁花133分鐘
報導部分花38分鐘

小說版心得:

    作者湊佳苗擅長在小說的角色對話中偷塞入一些使人深思的話。不因人廢言,但也不因言廢人爛人也是會說出有道理的話人不能隨便把自己猜想的事說出來,這樣對方會以為是真實存在發生的事」小說中渣男部長說。
    媒體為了銷售以聳動標題刺激銷量,用保護消息來源為理由不負責任,再胡亂押寶的帶風向報導。而即使經一再求證,結果對方的證詞都是以對自己有利,貶人褒己的說法、茶水間流言。
    「人的回憶是可以捏造的,人只會說出對自己有利的」每個人的回憶與證詞都有虛假的地方。講到美姬,每個人就套用自己的想像,但一講到自己時就避重就輕、輕描淡寫。最後再交由有心的轉述者加以斷章取義、加油添醋來達到自己聳動新聞成為話題的目的。即使最後當事者美姬自己的自白,也是經過美姬自己的美化潤飾修改。
    以往媒體給你看什麼,就以為真像是什麼。平時民眾吃媒體餵的垃圾,現在倒過來讓記者吃「每個人自以為的閒話垃圾評論」當做真實報導。很諷刺。


電影省略一些小說的情節:

    小說中,杯子破掉後被美姬當作置物盒。這行為卻也會被同事拿來講閒話。

    愛講自己女兒好話,說自己女兒是空姐的鄰居,在電影裡只有說美姬小時候玩火燒掉神廟。

    訪談取材中還有:美姬爸有外遇,那狐狸精跟三木長相一樣,所以被殺。中學欺負人的大姊頭、老師也被詛咒。家族也有人會詛咒,也是用詛咒讓小三死亡。等「證詞」。

    小說提及中學回憶:「取笑他人名字」的同學被代課老師喝止。而新學期第二個老師非但沒有喝止,反而助焰名字霸凌現象。老師是學校的「法律、正義、仲裁者」。大概所有霸凌欺壓欺負情事,若擁有制裁權力的人,採取消極、默許、放任之後,霸凌的一切就彷彿經授權認同而「合法正當化」。


    一開始爸爸是相信美姬,但太太的歇斯底里讓爸爸也不禁懷疑兇手是不是美姬?小說沒有阿嬤,整個家沒人相信美姬,所以小說美姬最後對家人也是失去信心。
    沒有忠實的報導,記者只想挑出聳動、有話題,或有利自己推斷,可以帶風向的證詞做刊載。也讓美姬對過往一切身邊的人產生懷疑、厭惡。從他對大學同學那邊的想法得知,美姬也不喜歡大學室友在媒體上形容的自己,無論好友的證詞「他是個天真的出土文物」這對美姬來說在案情是有利的。但美姬並不開心,美姬也不是真的如他們所說的樸實天然呆的。「原來你們眼中的我是這樣?」小說中「夕子與我的友情也在這事件燃燒殆盡」,原本長久的友誼不復在。
    把自己攤開給所有人評論總是不好受,甚至沒講過話的人都可以對他評頭論足。藉由八卦雜誌的採訪,已讓他對家人、同事、鄰居、中學大學時期的要好同學,這些人表裏不一感到灰心。反倒常亂講話的鄰居和鄰居婆婆還相對真實。因為講的話以前現在都沒變、一往如昔的討厭,至少坦蕩的把壞話說出。


    小說狩野一開始只是吃錯的栗子蛋糕,被大家口傳有人偷吃。後來才偷竊肥皂、圓珠筆排解壓力。電影最初是三木陷害狩野偷竊肥皂,狩野後來才變慣竊紓壓。

    最後狩野因偷竊影像被捕,也被查出因偷竊事發而萌生的殺人動機、汽車上留下的指紋...等等。(狩野計畫殺人是臨時起意,因為突然看到討厭的前輩在車裡睡覺,車鎖匙還沒拔,天賜良機。想到自己國立大學畢業卻一直被前輩像是故意當傻子耍。又發現前輩的推特對自己的不友善是真的,為了鞏固自己位置,想舉發她偷竊)因偷竊而殺人,動機真的薄弱。國立學生犯下偷竊,在日本有這麼嚴重?

    誤導周刊方向的狩野,最後被當成八卦週刊出氣筒。週刊刊登道歉後,再利用「媒體報導自由」撻伐狩野的一切、獵巫,其實在狩野自己不過是個被三木玩弄的可憐人。



    小說結尾美姬很絕望「已經沒有溫暖的地方,家人、鄰居、同學、室友、同事,都沒表面上的美好和諧。最後知道,世上也沒有什麼白雪公主」,對比過去曾自稱是童話安妮的自己。
----
----

二刷電影版的心得:

    受害者三木是菜菜緒、狩野是蓮佛美沙子、寄抗議信的是谷村美月、因名字被嘲笑的怪咖正妹是貫地谷栞,這戲正妹超多。最後還有甩尾。電影裡赤星多了一個同事染谷。我更驚喜的是,圈套中飾演(假髮刑警『矢部謙三』的生瀬勝久原來有真頭髮

電影版的一些原創改編:
    在赤星一頭熱的做訪談取材時,染谷插花問「你真覺得他們說的都是實話嗎?」赤星呆想了一下,還是出發了。


    電影版,兒時玩伴夕子說「人的回憶不可靠,人只會講自己有利的東西」人的回憶想法會因自己的觀點修改或重造!讓我想到在今日子事件簿,今日子也說過「人的證詞最不可靠」。且「白雪公主殺人事件」與「惡意」一樣,都是由各人口述為主體。若但又再由有心人報導,不可靠的東西變得可信度更低。


    電影中同樣的人跟場合,由不同的人說出,一樣的場景狀況,給人感覺卻不一樣,因為都夾帶了轉述者自己的想像。故事前半段,我們只能從他人話語認識美姬。而最後美姬的自白,其實也不完全老實,不能苛求美姬本人到底有沒有老實,因為沒人會說自己不利的事。在美姬回憶中的三木,跟前輩道別竟是回「我想我們以後都不會再見了」。美姬形容上車時的三木舉動也是傲慢無禮。但身為觀眾的我們也僅能從美姬的自白去認識三木。


    在第一次看電影時很討厭三木,後來二刷發現根本沒人試著深度了解三木。她的美貌為自己帶來一些便利,卻也給人無法靠近、容易誤解的距離感

    三木典子已死,已不能為自己做辯白,也沒有為自己解釋的機會,或許一些事情不是三木做的,也被賴到她身上。整個故事觀眾對三木的認識,全是從他人的話語得知。但看得出她真的得罪很多人。電影為她說話的,除了男人竟一個都沒有。

    綜合他人觀點的三木形象:三木是個很有主見,善於利用自己外貌上的優勢,想要的沒有得不到,別人的意見不是意見,我的話題才是真正的焦點。受不了看別人被讚美,搶對方男友、再搶走對方喜歡的小提琴手。三木以為這樣做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歡心,事實上卻從沒得到任何人的真心身邊的人除了男人,幾乎全部都討厭三木。
    三木自信過度,未經他人同意,效仿學習對方優點、興趣、嗜好。一般人遇到同好會感到開心;穿著審美觀相近會成為好友,但三木卻是到處樹敵。在小說裡,講過三木好話的只有渣男部長和最後三木自己的家人。

    如果三木真的厭惡美姬,會上美姬的車?討厭後輩,會吃後輩的藥?三木感冒是真,他會只是為了逗弄美姬才提議把票給美姬?三木自知感冒,卻會接受後輩的灌酒?

    美姬說三木對她有敵意,或許這是美姬自己的想法。應該說三木初次見面拿美姬名字開玩笑的開場白-已使美姬想起中學回憶,覺得三木跟小時候的八塚茜一樣-會拿別人名字開玩笑。使美姬對三木早有了疙瘩,而三木不自知。三木因從小亮眼外在產生的自信,因為沒人指正,讓她相信這樣的玩笑沒得罪人,會被原諒。

    八塚茜已經很漂亮卻還會忌妒別人美貌,當大家都一起讚美三木時,美姬怎沒學乖說「沒有喔,我覺得我小學同學夕子才是最漂亮的」

    電影裡有阿嬤。電影的父母因媒體輿論撻伐的壓力,對自己女兒沒有信心。只有阿嬤相信他,阿嬤的讚聲卻沒被記者忠實刊出。


    赤星利用媒體一炮而紅,也被輿論力量反噬。為公司賺到話題及銷售量,但一出事立刻被切割走路,成為被網路輿論修理霸凌的下個對象。


    小說中有兩篇幅的雜誌文字報導,電影是改用談論性電視節目。談論性節目討論了幾天,最後只用幾分鐘道歉了事,好像已經無關?造成傷害雖然對方沒因此而死,但不代表無害啊!不是每一次道歉,都能換得一句沒關係,也不代表犯錯之後,不需要道歉。也沒有「只要道歉就一定能得到原諒,對方一定能釋懷」的這種好事



電影版善意的改編結局:
    阿嬤過世為美姬回老家的契機,美姬生氣父母竟相信媒體報導。赤星最後會遇見甩尾的美姬(呼應到前面同事訪談提到,美姬很會開快車)。整部電影,赤星疲於奔命找美姬身旁人的做訪談,結果遇見本尊卻認不出來「真是抱歉,我怎跟初次見面的人,在說這些呢?」。染谷補刀「那個人就是『那個人啊』」赤星認不出美姬,美姬也不識眼前這個人正是「把自己當嫌犯報導,害自己想自殺」的記者,美姬還對赤星說出「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這段很棒的改編,因為小說片尾的美姬對人性充滿太多絕望,而電影裡的美姬還是嚮往美好的未來,沒因此被打敗。

    電影善意改編,有相信自己的阿嬤、兒時玩伴夕子並未被美姬討厭,最後還保有與玩伴夕子的友誼。電影給了觀眾一個「歷經事件後還保有希望跟樂觀的美姬」
---
    看完這故事的最後,不僅是不要以貌取人、更不要隨便加油添醋、隨意講出自己心裡猜想、未經證實的話。
    原本我以為的真實,是「美姬真的是個小天使的白雪公主」,錯了,這故事頂多說明美姬不是殺害三木的兇手,並不代表美姬是天真的人,因美姬也有對三木挾帶惡意。

    電影看完當下還好,後來看大家心得、原著小說,再二刷三刷後,攀伸為心中好片之一。明明只看電影覺得還好啊,只看小說也覺得太臭長啊。 XD

我這篇也好臭長。


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我是樹,我在這城市很久了。從人類強迫我搬家到這個地方,不知道多久了。我有個秘密:其實我會動,但我沒敢在人面前動過。因為人類太可怕了,最初當我移動時,他以為我要傷害攻擊,便用殘忍手段對付我。以為我動了就是不對的,名正言順出師有名對付我。唉,所以我不敢動太明顯。我常偷偷觀察,用人們不會發現到的方式去觀察他們。人很可怕。

        晚上十一點多,我見到一個五歲小孩背著書包走路,後面一個中年女人騎著機車邊停下來,要喝叫罵著用皮帶抽打那孩子前進。
當時我想幫助那孩子,但還是做罷。叫喝聲吸引人過來,愈來愈多,那女人對眾人說「看什麼?我在教自己的孩子呢」
        那孩子很小,不懂反抗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名為父母的親人要這樣鞭打他,甚至在外人面前,理直氣壯自信的說著她自以為是的教養方式。
        我只是棵樹,我想不出這六歲孩子有可能犯了什麼重大惡極的罪過,可能人類較嚴苛吧!
        每天週而復始,一日晚上,那孩子又被打著前進。他停下來了,我每天這樣看著他,一直都沒想過他是從多遠的地方開始走過來的呢?走了多遠?
        是走不動了嗎?後面皮帶抽的他痛得倒地不起。名為母親的人怒罵著「停下來做什麼?想反抗嗎?你這麼小這麼壞,該處罰!」我嚇一跳,我以前看到人類也是這樣對待馬跟牛的,沒想到也會這樣打小孩。只要不合己意就是學壞。對待任何動物都是這樣,小孩也是他們奴役的對象嗎?

        人類真的是變態又殘酷。對於其他動物生物寵物甚至自己的小孩,做出變態殘忍無情的舉動,一旦做出本能的反抗,人類就拿起鞭子武器抽打,說,「學壞了、變壞了」明明是自己先做出傷害的行為。恐怖的人類啊。


        這天我來到幼兒園,看看我的同伴。有靈性的樹不是只有我。
「小濠,你在哪裡?趕快出來好嗎?」一個穿著粉紅色圓點蕾絲圍裙的中年胖女人在走廊喊著。
「別再躲嚕,不然老師要生氣嚕!要罰你站在後面上課喔!」胖女人打開教室內的電燈。
「快點出來,老師會請你喝汽水和糖果,還給你看卡通喔。」胖女人心想硬的不行,語氣放軟,改用另種方式。
「你再不出來,我要告訴你的老師,請他通知你的父母說你不乖。」
「嘻!找到你了!」胖女人從門中透明的玻璃窗探出,把那瘦弱的孩子從門後拖出來。
「糖果跟汽水?」孩子問。
「當然沒有了,因為你不乖,我要帶你去小班,讓你看看小班小朋友多乖。」胖女人嬉笑的說。
那叫小豪的孩子,下半身腰與腳被透明膠帶貼繞在小木椅上。左右分別被更小的孩子一人負責一手抓住。他試著掙脫,卻被引來更多小孩壓著他的手。
「怎麼能亂動呢?老師不是說了,不乖所以要會有更多懲罰呀。你不該亂動的。」胖女人用溫柔的聲音講出讓人不寒而慄的話。
「因為你又不乖亂動了,這樣我不能好好教其它小朋友,所以我要懲罰你。」自稱老師的胖女人從身後拿出一把剪刀,是把外表塑膠內邊鑲著刀片的「安全剪刀」
胖女人把剪刀張開插進小孩指蹼,小孩哭了出來。
「哭什麼,這是安全剪刀啊,不會受傷的。」胖女人剪了起來。我聽著胖女人欺負不能講話的幼童。
「真是有病,帶著安全帽去撞車也不可能不受傷,哪有用安全剪刀剪手不流血的?真是病態的人類,竟以欺負孩童為樂」我不禁想。
小孩手的肉滲出血液。
「你太不乖了,叫你別哭還哭,我要把你每隻手指剪開哦。」老師試著剪中指與無名指間。
「哇」小孩因過度恐懼全身震顫的無法控制,全身冒汗。他哭的更大聲,旁邊的小朋友全是嘲謔與訕笑。沒有同情,小班孩子也才四歲,這樣歡樂的場景多可怕。
尿液從孩子雙腿間滲出來。
「哈哈哈,尿褲子」旁邊「小班」孩子指著全身被捆綁的「肉票」嘲笑著。
胖女人看到小孩哭到尿濕褲子,露出嫌惡表情。「唉呀,這麼大了還尿褲子。」
放由「天真可愛」的小孩在那嬉笑著,胖女人去教室後面找東西。
胖女人拿了一套乾淨的幼兒園制服褲子走來。「你老師會幫你換上,今天的事不能回家跟爸爸媽媽說。說了就是不乖,如果說了老師會再懲罰你。」
吹著半屏山頭捲髮的女人走來,把小孩帶走,但小孩嚇得雙腿發麻,無法走路。半屏山女人並沒有耐性等著他,拖著小孩的手一路拖到廁所,幫小孩換上乾淨衣褲。幫小孩擦乾臉上的淚水,帶著小孩走到一間大教室。裡面坐著大班的孩子。女人說「小朋友要乖要聽話哦,不然就跟他一樣接受處罰哦」
「來,小豪說一下你以後會不會乖」
小孩啜泣的聲音,連話都說不清楚。
「小豪,說話。」女人提高音量。小孩用胸前的手帕擤了擤鼻子,還是止不了那潰堤的眼淚和鼻水。
「你還是不聽話嗎?」老師提高了嗓子。
小孩嚇到「我,我以後會乖,我會聽老師的話。」
「記住今天的事是你不乖,不許跟家人說,否則會有更嚴厲的處罰」


--
        一群穿著粉紅圓點蕾絲圍裙的女人在休息室聊著。
「我班上小孩好多,不好帶呢」捲髮女人說著。
「但是你都帶大班應該比較聽的懂啊!」
「哼,才不呢!這些死小孩哪會聽得懂人話。光是要他們安靜閉嘴就要花上好久。哪像妳那麼好命,帶小班,小孩又可愛。」
「不不不,我班上的小孩太小,有時候,還要換褲子呢!今天你班上小孩不就尿褲子了嗎?哈哈」
「哈哈」其它人跟著笑著。笑聲從幼兒園傳出,好像很歡樂。
--
那孩子大了,上了國民小學,說來可憐,被家裡這樣打罵長大的孩子,他不懂保護自己。
一日放學,我看他背著背包去補習班。為什麼我在?因為我無聊只是想看看這孩子。
--
        那孩子又來了,他叫我Susan。
「嘖!孩子,你是有什麼障礙嗎?」他竟然無聊到跟樹互動,還幫樹取名字,一般的人會這樣嗎?算了,一般的樹也不會為了取名字而跟人類賭氣。反正我也沒性別,就由你叫吧。



--
        他來看我了,這次他依然沒有表情的注視著我,望向著我最高的枝葉。可能崇拜我想要登峰造極?
        我以為他要說話,但沒有。
        這個冬天很冷,他又來看我了。他在我身上披上圍巾。「傻孩子,Susan老大是不會怕這種等級的寒流的。我還撐得住呢,圍巾你自己用吧!」
        這呆瓜孩子沒有聽到。也對,他當然聽不到。他靠上我的樹幹。
        「孩子你是希望Susan 老大給你溫暖嗎?傻瓜,你真是傻瓜!正常人不會這麼做的。」
那孩子循這我的莖上來,把長長的圍巾在我身上繞了個兩圈,然後像聆聽我心臟一樣把臉湊上來。然後跟我一起共用一條圍巾。
        其實我能動,但我沒有動;其實我能做什麼,但我什麼都沒有做。
        我看著他朝下方踢了幾腳,踢了空,沒踢到我。然後漸漸的,我沒聽到她的呼吸聲了,                他在我懷裡睡著了,好像很自在,因為我很有安全感的。祂這樣安心地停在我懷裡。他好像終於能好好安穩的、無憂無慮的睡著。每次看他精神不健全的樣子,他應該是好久好久沒好好睡覺了。



--
        新聞來報導了,人聚集很多。有傳聞我這棵樹夜晚會自行移動。「恭喜,猜中一半了」
        說樹被惡靈附身、受了詛咒會讓人憂鬱想不開,不自主掛在我身上。「咦?其實是我覺得我比人類可靠多了」
        說我的壞話,在我面前或是在我背後,因為知道我不能辯解。沒關係,我也沒想過要辯白。這是人類的事情,我不會幫妳們解決問題。
        然後人們有了共識:先砍下了我茂密帥氣的枝葉,然後電鋸鋸開,連根拔起處理掉。
「砍伐、丟棄、火燒」人類啊!我什麼都沒做啊,你還推到我這裡來。一切的一切,不是你們造的嗎?
--
----

--

紅米5 PLUS 使用心得

2018.0213搶到一台紅米 5+。

使用快一個月的心得

1.邊緣曲面邊框,保護貼怎麼貼都貼不到。
2.下面三鍵太近。不好按
3.因比例關係,左右寬度不寬,所以字還是小小的。
4.只能用nano sim卡。
5.背後鏡頭突出,裝上清水套依然突兀。
6.喇叭在最下方,micro usb旁,因此橫拿時若手遮到會影響音量。

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報告老師怪物

報告老師怪物

霸凌的背後都是一句「好玩啊」對造成陰影的被害者來說「我的痛苦竟是這麼可笑的理由」

再好再溫柔的老師都有底線。看似溫柔放任無為的女老師,心中的底線是宗教,當她的底線被冒犯了,她也毫不客氣地揭開惡劣學生段人豪的痛處,加以諷刺。

老師是學校的「法律、正義」?大概所有霸凌欺壓欺負情事,若是有老師默許放任認同之後,一切就「正當化」。

被霸凌的主角變成段人豪一幫人的玩物,要殺要打都任憑處置。一切都看老大段人豪的心情。很多家庭暴力、校園職場霸凌、欺負強暴都是這樣,看準被害者無法反抗、被害人的樣子不喜歡、把被害者當自己所有物、擁有制裁力的人的放任、覺得被害者沒自己就不行,因此欺負行為沒喝止,馬上會擴大蔓延開來。

主角看清自己跟「老大的保護」其實不是友誼,只是寵物間「好玩啊」的關係。
覺得自己和「怪物」是一樣的,有能力反撲,卻沒反撲就被當小動物綁起來。他提供通道給怪物姊妹逃生。但在怪物姐姐眼中,主角旁觀或消極行為、沒有立即遏止段人豪一幫人的行為,這樣的主角與段人豪一幫人無異。

主角讓段人豪一幫人被怪物的反撲致死,應該沒人會欺負他了?但馬上又有新的一幫人接替欺負人的霸主位置。霸凌欺負行為沒有停止,只是換一批人。班上其他人的沉默漠視放任默許行為,也是共犯。被欺壓的人不是白癡,不是不會反抗,主角也成為怪物對整個班上展開報復。



陳珮騏很會演,能感受出劇情要傳達的想法。但可惜的是整部節奏很怪及劇情發展的BUG。老師起火有媒體注意,校車上大屠殺,沒有警察也沒媒體注意。


結尾那段特效太假,班上又燒又喊,其他班還真的午休睡死都沒發現?
會讓人想到「告白」中崩壞教室及角色的震撼力做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