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日子一久,人會怎樣都不知道

後來那天以後,什麼話都有,再來有什麼話我也都不足為奇。

講的人都覺得自己講的很對、自己很委屈、很吃虧。
「我電話費多,因為爸爸發病時,慶幸我剛好在用手機,用手機會讓我想到爸爸。沒有講電話我就不會發現爸爸發病。所以我要常常講電話」
「看到爸爸這樣,看到我們家很難過,我要去外面組個幸福家庭」
「家裏的事都我在做比較多」
「我要搬出去住」
「姐姐每天回來又再跟媽媽吵了,嘻嘻。我要躲在房間」
「我以後再慘也不會回這個家求你。」

「我要跟姐姐一樣」
「為什麼要跟我一樣,你看我現在過的很好嗎?」
「為什麼你自己出去玩要扯到我,干我什麼事?我本來就規劃我要那個年紀結婚生小孩」
「姐姐是因為跟媽媽吵架待不下去,才出去」
「爸爸生病,我有什麼錯,為什麼我不能出去玩?」
「再管我我就離家出走」
「為什麼以前姐姐可以,我就不行?」
「我開家裏的車,載人去環島」
「我開車載人來家裡打麻將哦」以後連說都沒說了。打完麻將載人回家,服務到家。

把家裡當成旅社,早出晚歸,爸爸也不看。
後來更甚於藍,還可以帶人打麻將,服務到家載人來回。
姐姐以前一點多回來,你兩點多,只說朋友心情不好陪朋友。你好棒。
。。。。。。




~~~
記得一次,看護沒抓住爸爸的手,爸爸扯到氣切的管子,當場血濺出來。馬上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站在一旁。除了緊張害怕,也只能祈禱救護車趕來。我眼睜睜看爸爸,吃力的呼吸,臉色從紅色變白一直到變紫,再轉黑。我緊咬著牙齒,無能為力。心想,救護車拜託快來。
我在門口開門等到救護車來了,救護員匆忙準備擔架。

一直在自己房間的弟弟出現了,卻看也不看。
即使知道有救護車開進巷裡,依然漠不關心。
家裏門開了,救護車是到我們家,依然看都不看。
牽著腳踏車「我去打球。」消失在眼前。彷彿害怕下一秒救護車會擋住要前往球場的路。
~~~
我懶得和人吵架,尤其知道大聲後也無法改變結果。就算有理,大聲不會贏;你是最大的,你就得要吞下去。習慣吞忍後,連辯解的幾個字也吝於出口。
從前工作練就一口快嘴,未曾派上用場。


沒有說誰孝不孝順,那天以後,什麼都不奇怪。


猶記得那天,醫院爸爸發病急救,無意識全身只著一件手術衣。
身為家屬無能為力,只能在門外等候醫生。緊張、害怕、慌亂、擔心、無力。

晚上,先帶著弟弟妹妹坐車回家,雙手提著醫院回來的東西。
一進家門,弟弟妹妹癱坐在客廳,無助的哭著「怎麼辦?爸爸怎麼辦?」。
哭了很久。那時我覺得很久。

~~~
我也覺得委屈,我也覺得我很對,我能這樣說出口嗎?
「你們很噁心」
「我早就規劃我想離開這個家,什麼都不理。我會活的絕對比現在更好。」
「我爸爸有生病,你爸爸沒生病。」
「你每天逍遙又自在。你擔心的是要去哪裡玩?要看什麼電影?」
「我都當作家裏沒有你呢,你在也只會摔門,也不會打招呼、幫忙家裏什麼。一切只能自己來。」
但講話可以不用負責,自顧自己爽嗎?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