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 星期日

family

一個弟弟休假不在家幫忙洗澡出去玩,全是我的錯。我休假在家幫忙,上個廁所沒接到電話我就被罵的滿頭包,很該死。
我回到家,不能累,一切都是我活該、該死、自己選的,什麼都不能說。
外勞開門不關門、開燈不關燈、開水不關水,都不能講。外勞做錯不跟外勞說,跑來跟我說,好我也要負責卻不能說外勞。
媽媽吃飯時不吃飯,玩手機傳line,睡覺不睡覺,玩手機傳line。跟我說玩手機遊戲太刺激結果睡覺很緊張不能好好休息,卻不能殺遊戲。常常沒開燈用手機,講也不聽,還跟我說最近越來越糊看不到。我也都不能說、我也不該累。都我選的,我活該下賤。我沒犧牲什麼,都我選的,都我的錯,我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