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日) 小說 電影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日)

    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時還沒看過原著。對電影感覺,前面的受訪冗長、節奏慢,還塞進一堆網友無關緊要的評論,沒想到小說更臭長。但小說精明的是,小說把網友評論集中在最後。而發現電影已精簡一些了,但人使人感到冗長。當時覺得電影後面結尾得不夠有力,但好在沒說教。看完原著小說之後再二刷電影,才感到電影改編後的濃濃善意,來分享心得及與原著不同的地方。

成分:「網路輿論」+「嗜血媒體」+「校園言語霸凌」+「以貌取人」

小說181頁花133分鐘
報導部分花38分鐘

小說版心得:

    作者湊佳苗擅長在小說的角色對話中偷塞入一些使人深思的話。不因人廢言,但也不因言廢人爛人也是會說出有道理的話人不能隨便把自己猜想的事說出來,這樣對方會以為是真實存在發生的事」小說中渣男部長說。
    媒體為了銷售以聳動標題刺激銷量,用保護消息來源為理由不負責任,再胡亂押寶的帶風向報導。而即使經一再求證,結果對方的證詞都是以對自己有利,貶人褒己的說法、茶水間流言。
    「人的回憶是可以捏造的,人只會說出對自己有利的」每個人的回憶與證詞都有虛假的地方。講到美姬,每個人就套用自己的想像,但一講到自己時就避重就輕、輕描淡寫。最後再交由有心的轉述者加以斷章取義、加油添醋來達到自己聳動新聞成為話題的目的。即使最後當事者美姬自己的自白,也是經過美姬自己的美化潤飾修改。
    以往媒體給你看什麼,就以為真像是什麼。平時民眾吃媒體餵的垃圾,現在倒過來讓記者吃「每個人自以為的閒話垃圾評論」當做真實報導。很諷刺。


電影省略一些小說的情節:

    小說中,杯子破掉後被美姬當作置物盒。這行為卻也會被同事拿來講閒話。

    愛講自己女兒好話,說自己女兒是空姐的鄰居,在電影裡只有說美姬小時候玩火燒掉神廟。

    訪談取材中還有:美姬爸有外遇,那狐狸精跟三木長相一樣,所以被殺。中學欺負人的大姊頭、老師也被詛咒。家族也有人會詛咒,也是用詛咒讓小三死亡。等「證詞」。

    小說提及中學回憶:「取笑他人名字」的同學被代課老師喝止。而新學期第二個老師非但沒有喝止,反而助焰名字霸凌現象。老師是學校的「法律、正義、仲裁者」。大概所有霸凌欺壓欺負情事,若擁有制裁權力的人,採取消極、默許、放任之後,霸凌的一切就彷彿經授權認同而「合法正當化」。


    一開始爸爸是相信美姬,但太太的歇斯底里讓爸爸也不禁懷疑兇手是不是美姬?小說沒有阿嬤,整個家沒人相信美姬,所以小說美姬最後對家人也是失去信心。
    沒有忠實的報導,記者只想挑出聳動、有話題,或有利自己推斷,可以帶風向的證詞做刊載。也讓美姬對過往一切身邊的人產生懷疑、厭惡。從他對大學同學那邊的想法得知,美姬也不喜歡大學室友在媒體上形容的自己,無論好友的證詞「他是個天真的出土文物」這對美姬來說在案情是有利的。但美姬並不開心,美姬也不是真的如他們所說的樸實天然呆的。「原來你們眼中的我是這樣?」小說中「夕子與我的友情也在這事件燃燒殆盡」,原本長久的友誼不復在。
    把自己攤開給所有人評論總是不好受,甚至沒講過話的人都可以對他評頭論足。藉由八卦雜誌的採訪,已讓他對家人、同事、鄰居、中學大學時期的要好同學,這些人表裏不一感到灰心。反倒常亂講話的鄰居和鄰居婆婆還相對真實。因為講的話以前現在都沒變、一往如昔的討厭,至少坦蕩的把壞話說出。


    小說狩野一開始只是吃錯的栗子蛋糕,被大家口傳有人偷吃。後來才偷竊肥皂、圓珠筆排解壓力。電影最初是三木陷害狩野偷竊肥皂,狩野後來才變慣竊紓壓。

    最後狩野因偷竊影像被捕,也被查出因偷竊事發而萌生的殺人動機、汽車上留下的指紋...等等。(狩野計畫殺人是臨時起意,因為突然看到討厭的前輩在車裡睡覺,車鎖匙還沒拔,天賜良機。想到自己國立大學畢業卻一直被前輩像是故意當傻子耍。又發現前輩的推特對自己的不友善是真的,為了鞏固自己位置,想舉發她偷竊)因偷竊而殺人,動機真的薄弱。國立學生犯下偷竊,在日本有這麼嚴重?

    誤導周刊方向的狩野,最後被當成八卦週刊出氣筒。週刊刊登道歉後,再利用「媒體報導自由」撻伐狩野的一切、獵巫,其實在狩野自己不過是個被三木玩弄的可憐人。



    小說結尾美姬很絕望「已經沒有溫暖的地方,家人、鄰居、同學、室友、同事,都沒表面上的美好和諧。最後知道,世上也沒有什麼白雪公主」,對比過去曾自稱是童話安妮的自己。
----
----

二刷電影版的心得:

    受害者三木是菜菜緒、狩野是蓮佛美沙子、寄抗議信的是谷村美月、因名字被嘲笑的怪咖正妹是貫地谷栞,這戲正妹超多。最後還有甩尾。電影裡赤星多了一個同事染谷。我更驚喜的是,圈套中飾演(假髮刑警『矢部謙三』的生瀬勝久原來有真頭髮

電影版的一些原創改編:
    在赤星一頭熱的做訪談取材時,染谷插花問「你真覺得他們說的都是實話嗎?」赤星呆想了一下,還是出發了。


    電影版,兒時玩伴夕子說「人的回憶不可靠,人只會講自己有利的東西」人的回憶想法會因自己的觀點修改或重造!讓我想到在今日子事件簿,今日子也說過「人的證詞最不可靠」。且「白雪公主殺人事件」與「惡意」一樣,都是由各人口述為主體。若但又再由有心人加油添醋報導,不可靠的東西變得可信度更低。


    電影中同樣的人跟場合,由不同的人說出,一樣的場景狀況,給人感覺卻不一樣,因為都夾帶了轉述者自己的想像。故事前半段,我們只能從他人話語認識美姬。而最後美姬的自白,其實也不完全老實,不能苛求美姬本人到底有沒有老實,因為沒人會說自己不利的事。在美姬回憶中的三木,跟前輩道別竟是回「我想我們以後都不會再見了」。美姬形容上車時的三木舉動也是傲慢無禮。但身為觀眾的我們也僅能從美姬的自白去認識三木。


    在第一次看電影時很討厭三木,後來二刷發現根本沒人試著深度了解三木。她的美貌為自己帶來一些便利,卻也給人無法靠近、容易誤解的距離感

    三木典子已死,已不能為自己做辯白,也沒有為自己解釋的機會,或許一些事情不是三木做的,也被賴到她身上。整個故事觀眾對三木的認識,全是從他人的話語得知。但看得出她真的得罪很多人。電影為她說話的,除了男人竟一個都沒有。

    綜合他人觀點的三木形象:三木是個很有主見,善於利用自己外貌上的優勢,想要的沒有得不到,別人的意見不是意見,我的話題才是真正的焦點。受不了看別人被讚美,搶對方男友、再搶走對方喜歡的小提琴手。三木以為這樣做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歡心,事實上卻從沒得到任何人的真心身邊的人除了男人,幾乎全部都討厭三木。
    三木自信過度,未經他人同意,效仿學習對方優點、興趣、嗜好。一般人遇到同好會感到開心;穿著審美觀相近會成為好友,但三木卻是到處樹敵。在小說裡,講過三木好話的只有渣男部長和最後三木自己的家人。

    如果三木真的厭惡美姬,會上美姬的車?討厭後輩,會吃後輩的藥?三木感冒是真,他會只是為了逗弄美姬才提議把票給美姬?三木自知感冒,卻會接受後輩的灌酒?

    美姬說三木對她有敵意,或許這是美姬自己的想法。應該說三木初次見面拿美姬名字開玩笑的開場白-已使美姬想起中學回憶,覺得三木跟小時候的八塚茜一樣-會拿別人名字開玩笑。使美姬對三木早有了疙瘩,而三木不自知。三木因從小亮眼外在產生的自信,因為沒人指正,讓她相信這樣的玩笑沒得罪人,會被原諒。

    八塚茜已經很漂亮卻還會忌妒別人美貌,當大家都一起讚美三木時,美姬怎沒學乖說「沒有喔,我覺得我小學同學夕子才是最漂亮的」

    電影裡有阿嬤。電影的父母因媒體輿論撻伐的壓力,對自己女兒沒有信心。只有阿嬤相信他,阿嬤的讚聲卻沒被記者忠實刊出。


    赤星利用媒體一炮而紅,也被輿論力量反噬。為公司賺到話題及銷售量,但一出事立刻被切割走路,成為被網路輿論修理霸凌的下個對象。


    小說中有兩篇幅的雜誌文字報導,電影是改用談論性電視節目。談論性節目討論了幾天,最後只用幾分鐘道歉了事,好像已經無關?造成傷害雖然對方沒因此而死,但不代表無害啊!不是每一次道歉,都能換得一句沒關係,也不代表犯錯之後,不需要道歉。也沒有「只要道歉就一定能得到原諒,對方一定能釋懷」的這種好事



電影版善意的改編結局:
    阿嬤過世為美姬回老家的契機,美姬生氣父母竟相信媒體報導。赤星最後會遇見甩尾的美姬(呼應到前面同事訪談提到,美姬很會開快車)。整部電影,赤星疲於奔命找美姬身旁人的做訪談,結果遇見本尊卻認不出來「真是抱歉,我怎跟初次見面的人,在說這些呢?」。染谷補刀「那個人就是『那個人啊』」赤星認不出美姬,美姬也不識眼前這個人正是「把自己當嫌犯報導,害自己想自殺」的記者,美姬還對赤星說出「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這段很棒的改編,因為小說片尾的美姬對人性充滿太多絕望,而電影裡的美姬還是嚮往美好的未來,沒因此被打敗。

    電影善意改編,有相信自己的阿嬤、兒時玩伴夕子並未被美姬討厭,最後還保有與玩伴夕子的友誼。電影給了觀眾一個「歷經事件後還保有希望跟樂觀的美姬」
---
    看完這故事的最後,不僅是不要以貌取人、更不要隨便加油添醋、隨意講出自己心裡猜想、未經證實的話。
    原本我以為的真實,是「美姬真的是個小天使的白雪公主」,錯了,這故事頂多說明美姬不是殺害三木的兇手,並不代表美姬是天真的人,因美姬也有對三木挾帶惡意。

    電影看完當下還好,後來看大家心得、原著小說,再二刷三刷後,攀伸為心中好片之一。明明只看電影覺得還好啊,只看小說也覺得太臭長啊。 XD

我這篇也好臭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