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4的文章

李碧華鬼魅系列【迷離夜】【奇幻夜】

【迷離夜】
上映時間: 2013 年
第一段〈贓物〉沒太大感覺,支線太多,拉走了主線劇情的焦點。
第二段〈放手〉像微電影,很好猜好懂的劇情,也沒太大感覺。
第三段〈驚蟄〉 打小人,比較喜歡。
陳靜的鬼很清秀,沒太多表情,像個初入社會的新鮮人,卻被眾人強行侵害,旁人不伸出援手卻冷眼旁觀縱容。旁觀者也是加害人,我很喜歡這段。想到609猛鬼套房的鬼也是令人同情。想到比鬼還可怕的人心,那鬼再淒厲,怨念再深也不足畏懼,反而更加讓人同情。

不太喜歡每一part完 還有一篇下定義的文章 其實留空或幾句話  不解釋太清楚 也許可以給觀眾一些更多想像及反思的緩衝空間。尤其有些話每段戲完,不是每個人都有完全相同的共識跟想法。

------
看完迷離夜實在不過癮,又看了奇幻夜,同樣是三篇短片。
【奇幻夜】
上映時間: 2013 年

第一部枕妖
女主角與男友口角而分手,分手後女主角每天都睡不好,吃安眠藥也沒用。
買了新的枕頭後常夢到男友回來,分不清是真實還是夢境,似真似假。
虛虛實實,到底男友有沒有回來過?
但夢裡能與男友做愛後,讓她開始好眠。臉色卻是愈來愈差。
原來是枕頭裡有妖怪,在夢裡化身成她的男友,每天不斷吸走她的陽氣。

夢裡曾出現「真的男友」想喝止妖怪
但妖怪說「我是在幫你,再一夜我就帶她到你的身邊。」所以男友可能是不在世上,而是死是活沒特別交代。

其實女主角是很想再回到男友懷抱的。即使睡了對身體不好,但也只有這樣才能在夢中相見,好像他還在身邊。所以情願躲在夢裡,就算死了也開心;或許躲在夢裡,就不用面對現實生活。

其實以「躲在夢裡,逃避現實」,這題材可以好好發揮得更讓人當頭棒喝及反思。
但這部實在搔不到癢處,就算看完最後那行結語 卻依然沒有太強烈的感覺

不過這部亮點可能在陳法拉的美背,和一些床戲,還有真的很漂亮的房子。




第二篇 迷藏
三五好友在學校拆除前回去看看、玩禁忌遊戲。
這讓我聯想到很多其他類似的校園鬼話電影:日本的【毛骨悚然撞鬼經驗】、泰國的【這個學校沒有鬼】、韓國的【女校怪談】、中國的【筆仙】等等。

雖然劇情故事公式雖老梗,但這篇是感覺這幾篇以來恐怖氣氛營造最成功,可惜最後卻蛇尾。
突然就完的感覺,故事不夠完整,沒有交代其他角色。 (反正全掛了是不)
實在美中不足,收得不好,有點可惜。




第三篇 黑傘
拿黑傘老人,在深夜默默行善、勸身邊的人多做好事。老人每做完好事在黑傘畫…

夢之所以為夢,就是現實生活中不會實現。

夢之所以為夢,就是現實生活中不會實現。



心血來潮,買了張個人的機票,展開一個人的旅行。到了*島,已經是夜晚,到旅館大廳問了回程的資訊、門禁時間。離門禁還有一些時間,還不想太早休息,簡單盥洗完到附近走走,獨自一人欣賞,隨便走走看看夜景。熱帶小島的寂靜夜晚,有星光路燈相伴,涼風習習好舒服。

隔日一早,穿著一件背心,背著包包準備開始今天的行程。「蔡,真的是你!你也來玩啊」大廳一方冒出一句熟悉的語言但不喜歡的女聲。
我緩緩回頭一看,映在眼前是我討厭的女生。說不上醜,只是個性醜陋的讓我無法忍受。即使她現在穿著著我最喜歡的針織衫,也沒因此加分。在台灣,我見都不想見一次的人,就算相見也會裝沒看見。但在外國相遇,還是禮貌性打招呼好了,因為我是個有家教的好孩子。
「嗯,我來旅行的。」「跟團嗎?」她笑著問。「不,我一個人。」奇怪,我那麼老實回答幹嘛啊。「嘻,我也一個人。一起玩好不好?」「嗯,好啊。」厚,我有天會因為我這種不懂拒絕人的個性吃大虧。「太好了,我剛到,還沒想到要那裡去。」她開心的說。
我心中吶喊:「這可是我的一人旅行耶!」這是一種他鄉遇故知嗎?我竟然會答應。可是我很討厭你啊。
「你知道嗎?隆隆也有來」我說。隆隆是她的前男友,是我同學的好友。自她們分開後,她常偷偷發漏隆隆的訊息,批評隆隆現在的生活,所以她的壞個性始終沒有因此挽回她們的關係。「蛤,你說誰?」她有耳殘。「算了。一點也不重要。」我不想因這話題讓這個花痴生氣,壞了我難得的單人旅行。我打消了用她每天追蹤的隆隆引開她的計畫,我識相的把自己開的話題close掉。更何況我這次旅行是來放空的,我不想讓任何垃圾東西佔據我的腦袋。「嗯。」她也識相的不問了,這點我們倒是有點共識。「你會待多久啊?」她開了新話題。「五六天吧。到這周日離開這裡。」我又白痴的老實回答。「耶!我也是耶。」她開心的笑出來,還比出剪刀手耶。你開心,但我沒比較開心。
「我想先去海邊看看海,中午去*街吃吃東西,到處看看,買幾個紀念品。」我說。「ok。」她點點頭。到了海邊,終於可以放鬆一下,聽聽海的聲音吹吹風,好像心裡也因此得到一些平靜。我拿起相機到處拍照,貪婪地想把所有美麗的景色帶進相機。直到中午開始愈來愈熱,我準備要離開。
離開時,一直不見人的她又突然出現。「嘿,我也拍幾張照了。」她很開心的說。本來想,如果她因此不見,我就能自在的一個人走走。

到了*街,美麗的地中海風的建築,我們又…

【殭屍僵屍/七日重生】

圖片
上映時間: 2013 年

從一開始由鬼新娘的歌揭開序幕。



一開始的自述
「我13歲離開屋村,16歲第一次做男主角,成就過好多事。
到了今天,我只能說全部都是為了生活。不過估都估唔到,過了半百才走回來。」
「好多人話電影世界好荒謬。原來人生,比電影荒謬得多。」

「去笑,其實很累。我好累啦!亦不想走。」


過氣僵屍片演員錢小豪找好公寓住處,其實是要為了自我了斷。事業沒以前僵屍片輝煌時發達,家人也遠去。以前一起演戲的老同事也一個個離開世界了。
他選了2442的房間自殺,卻被一個也被生活淘汰的道士陳友所救。說2442房間曾死一對雙胞胎和一個男人,在此上吊會被雙胞胎冤魂上身。
同公寓的梅姨熱心幫人修補衣服,卻為了過世的老伴,在家放了棺材,老伴有魂無魄修煉成僵屍。錢小豪與陳友再度開始與僵屍搏鬥。
陳友裡面一段話我覺得很有趣,
「你怎知道我能幫到忙?我跟你很熟嗎?你跟它們又很熟嗎?」



最後……,不勝唏噓的是,其實錢小豪早在一開始房裡自殺就死了。不是自殺未遂,也沒後面的故事。沒有僵屍,梅姨仍然好好生活著在家,供奉過世的老伴。管理員也活的好好的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陳友是路邊老闆請的糯米飯廚師,沒客人時就躲在老闆看不見的地方偷閒著。大家都做著自己的工作,沒人發生什麼事。其實公寓裡錢的自殺也沒為大家生活帶來什麼影響。一切都空的,實在很感嘆。錢小豪這角色在有僵屍的世界才能再度被注目著,但真正的世界並不是那樣子。前後呼應到一開始錢所說的話。


有點像錢小豪的半自傳,又像在暗喻港式僵屍片的式微。
當中可以見到以前僵屍片的老面孔,大多老了。歲月飛逝,以前帥氣的大顯神威要用命拼搏的道士,也沒那麼威風,也會被生活壓著。糯米不拿來捉妖,卻拿來炒糯米飯。桃木劍拿來抓癢,羅盤沒用時不過是破銅爛鐵,拿來回收換錢或許還有一些用處。

雖如此,恐怖氣氛還是有的。在窄小的走廊與長腳鬼的擦身而過,讓人緊張。想到之前新暫時停止呼吸中,喪禮與喜事兩支隊伍交會。那段也是讓人緊張的手屏著呼吸。


這部戲的色調及氣氛營造的很好,偌大的公寓卻沒什麼住戶,老管理員、老夫婦、精神受創的母親和白血病的兒子。更顯淒涼。比起恐怖,這片更多的是淒涼。



我很喜歡這部戲的拍攝手法、角度、色調、配樂、佈景。每個鏡頭、劇照,我都相當喜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