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2日 星期三

夢之所以為夢,就是現實生活中不會實現。

夢之所以為夢,就是現實生活中不會實現。




心血來潮,買了張個人的機票,展開一個人的旅行。
到了*島,已經是夜晚,到旅館大廳問了回程的資訊、門禁時間。
離門禁還有一些時間,還不想太早休息,簡單盥洗完到附近走走,獨自一人欣賞,隨便走走看看夜景。熱帶小島的寂靜夜晚,有星光路燈相伴,涼風習習好舒服。


隔日一早,穿著一件背心,背著包包準備開始今天的行程。
「蔡,真的是你!你也來玩啊」大廳一方冒出一句熟悉的語言但不喜歡的女聲。

我緩緩回頭一看,映在眼前是我討厭的女生。
說不上醜,只是個性醜陋的讓我無法忍受。即使她現在穿著著我最喜歡的針織衫,也沒因此加分。在台灣,我見都不想見一次的人,就算相見也會裝沒看見。但在外國相遇,還是禮貌性打招呼好了,因為我是個有家教的好孩子。

「嗯,我來旅行的。」
「跟團嗎?」她笑著問。
「不,我一個人。」奇怪,我那麼老實回答幹嘛啊。
「嘻,我也一個人。一起玩好不好?」
「嗯,好啊。」厚,我有天會因為我這種不懂拒絕人的個性吃大虧。
「太好了,我剛到,還沒想到要那裡去。」她開心的說。

我心中吶喊:「這可是我的一人旅行耶!」
這是一種他鄉遇故知嗎?我竟然會答應。可是我很討厭你啊。

「你知道嗎?隆隆也有來」我說
隆隆是她的前男友,是我同學的好友。自她們分開後,她常偷偷發漏隆隆的訊息,批評隆隆現在的生活,所以她的壞個性始終沒有因此挽回她們的關係。
「蛤,你說誰?」她有耳殘。
「算了。一點也不重要。」我不想因這話題讓這個花痴生氣,壞了我難得的單人旅行。我打消了用她每天追蹤的隆隆引開她的計畫,我識相的把自己開的話題close掉。
更何況我這次旅行是來放空的,我不想讓任何垃圾東西佔據我的腦袋。
「嗯」她也識相的不問了,這點我們倒是有點共識。
「你會待多久啊?」她開了新話題。
「五六天吧到這周日離開這裡。」我又白痴的老實回答。
我也是耶。」她開心的笑出來還比出剪刀手耶。你開心,但我沒比較開心。

「我想先去海邊看看海,中午去*街吃吃東西,到處看看,買幾個紀念品。」我說。
ok」她點點頭。
到了海邊,終於可以放鬆一下,聽聽海的聲音吹吹風,好像心裡也因此得到一些平靜。我拿起相機到處拍照,貪婪地想把所有美麗的景色帶進相機。直到中午開始愈來愈熱,我準備要離開。

離開時,一直不見人的她又突然出現。
「嘿,我也拍幾張照了。」她很開心的說。
本來想,如果她因此不見,我就能自在的一個人走走。


到了*街,美麗的地中海風的建築,我們又開始自顧自的分開行動。
等我回過神她人又不見了我開心一下手機卻響了是電話簿以外的號碼。
「欸,你又不見了。我在外面等你喔。說要一起玩的耶。不要一直想偷跑喔。」是她的聲音,原來那是早已被我刪除的號碼。


找到她後,她說
「我知道這邊有表演可以看哦!嘻嘻!讓我請你吧!」她笑得自信,像拿出道具的哆啦a夢。
「好啊。」雖然看表演不在我的行程內,不過有人請就好。
跟著她走,穿過兩三條小巷,轉過好幾個彎,我開始質疑她的「附近」範圍究竟有多大。終於到了像劇場的地方。
「我已經有票了,那你去幫我買飲料。飲料店在外面而已。」她像很熟悉一樣,指著長廊外面說著。
「好。」我說。

走到外面的飲料攤,老闆是個20出的年輕女孩
「你的錢不行喔。」老闆看看我試著跟我說中文。
「那台幣可以嗎?」我說
「可以啊。但這不是台幣喔。這是紀念幣」
「咦?」我的包包怎都是紀念幣
我開始急了,因為有人在等我。

後來就醒了。


說不上是好夢,因為那是討厭的人,而且我的旅行沒有完成。
但卻有說不上的奇妙感覺,一種有人在等待你的感覺。
那種短暫有人在等待,期待著你的出現的感覺。

但夢是夢,她的爛個性不會變好因為現實生活中她連一個微笑都吝於給我。
果然夢就是夢,既辦不到也不會成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