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

今日網摘—職場上道歉 這樣做才有誠意

撰文者:楊士範  
●如何做有意義的道歉
 每個人在職場上都會犯錯,而且某些時候可能會造成其他人很嚴重的心理傷害。如果你需要向某人道歉的話,別只是說對不起,試試看哈佛商業評論專欄作家Mark Goulston建議有力的道歉(Power Apology),這包含三個部分:
1.承認你錯了並說你很抱歉:
對你所做或做錯的事情坦白。比如說:「當你業績數字沒有達到時我很嚴厲的責怪你,那樣對你是我的錯,我很抱歉」。對於你想要尋求原諒的人,這是他們開始原諒你所需要聽到的
2.表示了解這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比如說:「當我這樣對你時,我想我讓你覺得被逼、可能很焦慮或甚至驚恐。」你不需要幫他們做結論或是假想他們一定會怎樣感覺或怎樣想,只要試著去站在他們的角度想想即可。
3.告訴他們你未來會如何不一樣,所以不會讓此事再發生:
比如說:「未來當我對你做的某件事情不高興時,我會停下來先別生氣,想想我從對你說的話中希望得到什麼。很有可能只是要你去把彌補的事情弄好,得到我們兩個人都想要的結果。我會很冷靜的對你說,不會對你大呼小叫。」這確保你真的想改變你的行為,而不只是在每次搞砸之後才來道歉。
最後,千萬不要以為道歉可以不用說出口,想要真正修補裂痕,那些說不太出口的反而要大聲說。

2013年3月6日 星期三

「アニョハセヨ」

前陣子在文湖線上遇到一位日本客人,他努力用生澀的中文向我問,如何捷運轉車到台北車站的方向。

我心想「YA!我在大四超修選了好幾門第二外語,現在派上用場了。」想讓他覺得台灣很有人情味,人都很NICE的。

所以我解答他問題後,還親切跟他問候「アニョハセヨ」。
他開心的向我道謝,笑容卻有些尷尬。剛日行一善滿心歡喜的我,沒有放在心上。
後來這幾天我越想越奇怪……

2013年3月1日 星期五

作決定

我不知道  
人生要作很多決定
可是我還是不知道 選擇蝦密對自己往後的人生是最好  ? 或會對自己最開心的?
好迷惘

如果我能將每件事都做得好 不一定是好事
或許這表示 "我選不出 我真正想要的"
我只是在猜別人想要什麼 我把它做出來 做出大家喜歡樂見的成果
但是 "做出這些 並不是我真正想要"

那我到底是要做會有很多錢錢 還是很帥的公司
選擇從未嘗試過的工作 或有趣的工作
還是有高中生圍繞灑花的工作 …...等等
我根本選不出 做啥 會開心
我已經完全沒有熱情了
我是想多做一些不一樣的
可能真的完全沒相關
當作新體驗
其實自己又有點心態上的問題
電信 很多都高職畢業
但在補習班 雖然不是說超看重你的學歷 但自少身邊都是大學生吧
我很迷惘 才想問問
你覺得我做什麼 我會很開心


人生就是處於不斷的選擇之中,但時光終究不能倒流,我們都只能經歷一次,且行且珍惜。

為何離開 為何停留
世上沒有什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果報應的  公平正義的什麼 都是屁     
良心啊   多少錢
誠心啊   多少錢
真心啊   多少錢
有誘因心甘情願的做比想更有力

我年紀越大 腰就越彎不下去
我以為我是個喜歡團體合作的人
但其實 我一直都是只想把自己顧好的人
我只喜歡自己好 其實我厭惡團體來拖累我 
我是自私的人
我自私到 我從不想分享 我的時間和金錢去給"所謂的另一半"
我只想顧好我自己 我只愛我自己
生活中 最可怕的不是遭遇挫折 與失敗
而是在重大決定時 沒有能力做出明辨是非 和最佳的選擇
我真的覺得 作所謂重大決定 是一件超級難的事

我認識到 我自己其實很自私 只想顧自己個人表現 這絕對該是正確認識
哈 我已經分不清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好壞中做不出選擇
我太笨了
不知道怎樣做對自己最好
出社會後 真正會幫你的 可能就以前的同學 好朋友



沒有值得留戀的公司 工作和學校
值得回憶和在乎的只有"人"而已看來 我們都是異類啊
不過也沒什麼不好 這樣的我們 其實爆強的
被凹越多 就越強
只是很幹 我真的覺得很幹

這環境缺少一個願意站出來說"全部交給我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