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1的文章

馬的說話學

主持人好 大家好 搭歸後 逮嘎好
這問題問得很好 問得很有創意 
我也非常讚同你的看法
我會回去和我的同仁及執政團隊 審慎評估其可行性 並討論 
多謝指教 




否定的 制式回答
我曾經當台北市長的時候 有朋友跟我說 他說其實不會 
而我之前也有做過端盤工讀生 blah blah
美青曾經也是職業婦女blah blah 
馬眼看世界 用他身邊的人看世界 這方面真的要跟宋學習 
格局好小 他每回憶一次 "他朋友跟她說一次"
我就扣分一次

否定的 制式回答
我曾經當台北市長的時候 有朋友跟我說 他說其實不會 
而我之前也有做過端盤工讀生 blah blah
美青曾經也是職業婦女blah blah 
馬眼看世界 用他身邊的人看世界 這方面真的要跟宋學習 
格局好小 他每回憶一次 "他朋友跟她說一次"
我就扣分一次

小馬愛說笑

遭遇天災只能 怪別人 
都是他們 都是天災 
國會4/3完全執政的中國國民黨
說要 完全執政 完全負責的政府 卻變得有權無責

他應該是最沒資格講說 "我未來要怎樣" 要和各政黨領袖每月討教 
我以後要每月和在野領袖 協商一次 真是放屁
因為他已經是執政者 

面對自己的人民 擺出高姿態 一副統治者的樣子
等我說完再救 我把你們當人看 你們基因沒有問題 我教育你們 你們要照我的遊戲規則走
聽到這樣回應的人民 有沒有想過 這是我們大家用選票一票一票選出的總統

台灣人民在日本福島無法回台灣 
政府官員只能回應無奈 無可奈何


行政院長可以回答3跟8 沒有差別
講過的話都可以不算數 都可以硬凹
這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的官員
用高標準檢視在野黨 而自己的言行則不受拘訴
把人民當呆子


遇到功勞就攬為自己的
錯的都是別人害的 都是人民 都是大環境 都是他們 

身為國民黨黨主席 竟可以縱容自己的黨員 攻擊他黨
而想獨善其身 撇得乾乾淨淨 坐享其成
對自己的黨員言論行為 完完全全無拘束能力
身為領袖要不要負責
自己不打對手 下面的人猛打對手 政府也猛打 
身為黨主席 身為總統 卻想獨善其身 放任自己下面的人

我絕對沒做 不過我知道我黨內的人有做 我放任了 



身為國家的總統
只會顧慮到自己
經過文化界的對談後
會後在自己的FACEBOOK寫下 表示感慨 
感慨的是 台下抗議的國中同學 竟有如此大誤解 誤解自己是僑生
感慨自己 雖是香港出生 但吃台灣米喝台灣水 也是台灣人
最後這人心裡也是只有自己 看不見提出及人和建設性想法 抽象的說 有收穫 有火花
他最感慨的是 僑生加分上建中 
都六十幾歲的人了 對這個感慨 
而對話完 到底有沒有消化東西 


馬真是高高在上啊
宦途太順 讓他這麼驕傲吧 可能他沒失敗過
馬說的踏實也是好笑 他成長過程享受太多特權 及國家資源
馬一生中都別人幫他鋪好路了

他聽不懂問題 宋說 基隆雲林台中 他看到的 貧富差距
馬竟然回 其實在台北市就看的到了 
回問題只會 我記得我當台北市長的時候你提的我覺得很值得探討 我很贊成
好誇張的領導人 都走不出台北市 
如果我發問 一定先說 我想請問現任總統 而不是三年前的馬市長
台北看世界


他格局好小 他不在意他的黨 不在意他的政府 他最在意的還是他自己
他結論真敢講民進黨時沒通過 做不到的他做到了 
一直以來國會都國民黨佔多數 而身為黨主席的 今天卻用這個囂張
拿數字沾沾自喜哩 雖然數字很冰冷 但後面是熱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