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故事] 新訓不讓你睡

新訓 不讓你睡(一)

新訓那段時間,班長排長對我們還不錯。
有時在連長面前罵一罵、喊一喊 、演一下給上面長官看,新訓生活大家就相安無事。



中午用餐後,若沒事會有一小段約半小時,可以在寢室休息的時間。
出公差的出公差、罰站的罰站。那段時間大家可以在寢室,躺在床上稍睡一會。

因為怕醒來還要枕頭、蚊帳、被子從新再摺、捏角度很麻煩,所以沒人會真的把被子、
枕頭掀開來睡。因此大家用很奇怪的姿勢睡︰身體彎曲在床上、斜躺、或沒品一點去
睡別人的床,偷踢別人的被子。



我那個連約有150幾個人,一個大寢室睡60人。
我的號碼是137,床位在三寢的第一排最後面的上鋪。
中午我就走到最後面,161以後一整排的空床去睡。
因為是空床,不小心踢到蚊帳被單也不會怎樣。


內務櫃 121-140我睡這 內務櫃
┌─┬┬┬┬┬┬┬┬┬┬┬┬┬┬┬┬┬┬┬┐
門 └┴┴┴┴┘│││││││││││└┴┤
├┐ └┴┴┴┴┴┴┴┴┴┘ 窗
├┤ ┌┬┬┬┬┬┬┬┬┬┬┬┐ ┌┤
├┤ │││││││││││││ ├┤內
├┤ ├┼┼┼┼┼┼┼┼┼┼┼┤ ├┤務
├┤ │││││││││││││ ├┤櫃
├┘ └┴┴┴┴┴┴┴┴┴┴┴┘ └┤
門 ┌┬┬┬┬┬┬┬┬┬┬┬┐ 窗
├┬┬┬┬┬┤││││││││││││┌┬┤
└┴┴┴┴┴┴┴┴┴┴┴┴┴┴┴┴┴┴┴┴┘
內務櫃 161以後一整排空床 內務櫃



有天中午,我在那睡起來。

對面的弟兄(大概150多號)出公差「過水班」回來。

問我「咦?你睡這喔?阿這裡不要睡啦,這裡已經有人睡了。」


我剛睡起來說:「沒關係啦!若有人要睡這,那我往隔壁床睡就好了。不然就再

爬到上鋪空床就好了。」


「喔。」那個弟兄就沒再說什麼。

一直到結訓,印象中沒幾次遇到其他人來我睡的位置。




新訓快結束時,有人很熱心想幫大家做通訊錄。

說「如果大家有談得來的,到其他單位後,大家也能再保持聯絡。」(好怪的講法XD)

後來拿到通訊錄時,看到上面有個人外號寫師公,那人正好是那天和我

說,那個空床已經有人睡的弟兄。

大家都很好奇他的工作,又問他,大家新訓這幾天他有沒有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


師公說:「沒有啦。只是有時候看的見,我平時跟長輩在廟裡幫忙,不是

真的師公啦。」大家嘻嘻哈哈的聊完,也沒放在心上。




新訓結束後。聽師公說,他其實新訓第一周晚上都睡不太好。

他有一次晚上想尿尿,坐起來。

看到正前方,有一團白白的人坐在他對面跟他對看。

他以為是對面床的也起來想尿尿,沒想太多就去上廁所了。

上完回到床上後想到「幹!我是150幾了,對面全是空床,哪來的對面?」



大家問他怎不早說。



師公冷靜地說:「之後晚上都會看到。睡前尿乾淨,

晚上除了站哨 沒事不要坐起來,就不會被嚇到。

而那個對面床的弟兄,好像一直也沒打擾到他,他就沒說出來。」(茶)


----------------------------------------------------------------------

補個沒太大關聯的 後續

新訓 不讓你睡(二)

新訓的時候,我沒遇到太奇怪的事。
比較深刻的事。
新訓時我和我下鋪138處得不太好。
不是因為他是胖子,是因為138常在對齊集合、行進時、在大餐廳、禮堂時,一直
偷襲我屁股、攬我的腰。還常一臉「為甚麼你要討厭我」的無辜樣。

有天晚上很累,我是很淺眠的人,我快入睡時,床開始搖。
我整個被搖醒。
我很火大,拉起雲布,往下鋪看。怪了,下鋪138睡得很熟。
我心想剛剛是138翻身嗎?跟地牛翻身一樣。
我回到床上想繼續睡。
才一躺下,又開始激烈的搖晃,震度級數大概和我的偶像立花里子演的片一樣。
我火大「下鋪到底在幹嘛?」
拉起雲布看,下鋪沒事。整個晚上就這樣一直反反覆覆。
一天晚上我受不了,走出寢室,看到班長還在安官桌。

班長問我「怎還不睡?」。
我說:「我的床一直在搖。我沒法睡。」
班長很好心的問:「那要人陪你聊天嗎?」
我說:「好啊!」
班長直接進隔壁連長室之後出來跟我說:「太好了!連長還沒睡,我叫連長和你聊。」
連長走了出來 帶著一臉 「厚 怎麼叫我出來啦!」的表情

我就這樣和連長在安官桌聊了一小時。
直到連長說:「我要睡了,明天還要起來帶你們跑三千。」
回到床上後,我真的累了就睡著了。


後來幾個晚上,床還是搖得很兇。
有幾次晚上還常看到隔壁139坐起來,然後望向我這邊看了許久。
但後來習慣了,我就不理他繼續睡。

新訓結訓。大家整理床鋪時,下舖138和我說:「137 你晚上睡得好嗎?」

「怎樣?」我很火大。心想「果然是你。」
「我檢查床鋪時你的床板下寫著『這床鬧鬼』」他好奇的問
「是還好。我還睡得著,不過晚上床會一直搖。」我說。
「真的?」他驚訝的看著我。
「阿139你睡得好嗎」我轉頭問139。
139笑了笑沒回答。

旁邊140問我為啥討厭138 ,我說了晚上的事。
而140也是很淺眠的人,140搖一下我的床,發覺其實床很穩。
他自己晚上也沒感覺到138在翻身。他說138就睡得跟 什麼一樣
而直到新訓結束 我換單位後,就沒再發生搖床。

「那幾個晚上 絕對是下鋪那隻豬在翻身。沒錯!」



最後 謝謝大家看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