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0日 星期日

family一千塊繳學費


因為一個不像家人的家人要結婚,今天從醫院載著阿公弟弟老母到愛買去買西裝.
找好車位停好車,但坐隔壁的老媽一直不滿意的說 再前前 後後,前前 後後 . 很多自以為很會開車的人,給人載時喜歡自以為是的指揮他人開車 但就是不自己開車. 就這樣前前後後了兩次. 下車以後, 旁邊來了一對約五六十歲穿得很光鮮亮麗的夫婦. 硬說我們的車前前後後時貼到他的車, 硬說其中有刮痕是我們用的. 說他完全不在意錢, 不過這樣板金也要一兩千(好爛的邏輯 說不要錢 又硬把一個不屬於我造成的刮痕賴在我身上).
愈有錢的人愈在意錢? 看著一個五六十歲穿著pali pali的人再跟個二十幾歲的人敲詐討錢. 他的小孩知道他的父母連去個愛買買幾百塊的東西, 在停車場也要去跟別人敲詐還自以為聰明. 真感到可悲. 我就拿一千塊給了這個一直說自己不愛錢但很愛錢的有錢人. 你就是要著個吧 乞丐. 我也幫我老母付了學費, 別人開車時就乖乖閉嘴坐好, 不信任他人技術 就自己開車別亂叫. 一千塊就當作捐給日本災民好了...

2011年3月16日 星期三

family

每天醫院家裡兩邊跑 睡眠不足 好累 感覺視力和聽力都衰退的好嚴重 峻民說要"去新竹上課" 我可以聽成 "峻民要去七堵唱歌" 從醫院回家牽個機車, 跨左腳 左大腿就抽筋 , 跨右腳右大腿就抽筋 看來我真的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