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disguise

這幾天 沒有辦法睡好覺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回想到小時候被打的事情
有人可以告訴我
家庭暴力下長大的小孩現在有強的嗎?
或是現在過的很好的?
或許會有人告訴我 你這樣還好啦! 世界上還有比你更慘的!
那麼你們能告訴我 他們呢? 現在過得還好嗎
在成功嶺遇到家庭因素的役男 有的也是真的過得辛苦
遇到一個跟我強調 他有多慘 比誰都慘
問題是都不快樂又痛苦的生活 又有甚麼好比較的
就算比贏了 比輸的人從此能過這快樂的日子嗎?
好比一個少雙手跟少條腿的人說 你看 我比你還難過
但試想 少條腿的人真的好過嗎?
我必須坦陳 身邊的人看到的我 可能都不是真正的我
從國中第一次弄自己是家暴長大的小孩
每個星期被叫到輔導室輔導
被老師同學當 不一樣的人 被同情被可憐
高中以後 我再也不能輕易和他人說家裡的事
別人從未經歷過 未必懂你的痛
或著再像高三時 說出來後
得到的答案是
每個人小時候都被打過啊 比你慘的還有更多
那麼請告訴我那些人現在快不快樂
幼稚園大班被 幼稚園老師壓到教室 全身被抓住用剪刀剪手指
國小晚上被騎車的父母在街上用皮帶抽 邊哭邊跑的我 當時才六歲
在學校被同學抓著鎖骨跑操場
一個家庭暴力下長大的人 就算再遭受校園暴力也不是那麼可怕了
可能這就是 家暴下長大的人特有的抗壓力
因為我在家都會被自己的父母從三公尺高 樓梯踢下來
我七歲還知道皮開肉綻這成語到底是甚麼樣子


幾個月前的新聞 一個兩歲小女孩被父母打死
這樣的新聞 我的母親 還能笑嘻嘻地回過頭對我說 "你真幸福 好險沒被打死"
但我覺得那個小女孩卻是幸福的 還能在沒有思考判斷能力時就離開這個世界
即使倖存下來 以後還是會被毒打
不能做自己可以決定的事 一輩子被控制威脅著
像我一樣 這輩子阻擾你進步的人 或許就是你的父母
你的父母不想承認自己的孩子的優秀 就算知道了 也裝作不知道
對自己的孩子 說 大學沒用 英文沒用
羨慕別人的小孩出國讀書
卻連自己的小孩讀日文 韓語 都會每天罵著說 亂搞東搞西
連自己的小孩爭取到全台灣只有一百名的名額
依然不願承認
跟孩子說 這等到父母死了 你以後多的是機會
這樣下去 等到我五十歲 父母死了 我也可能一事無成 我也可以死了
為何父母想控制自己的小孩 還想讓自己的小孩來陪葬

你以後多的是機會 這是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一句話了吧
因為我錯過太多東西了
國中畢業應被逼著讀自己不想讀的學校
每天罵花家裡一大筆錢
高中讀文組卻被硬逼著讀機械系
申請第一名進去後
被老師酸 第一名阿甚麼學校畢業 上來做吧 這麼簡單都不會 高職沒講過嗎 這也叫第一名
但我的父母根本不想承認 只想控制自己的孩子 做他們自己以為的事情
把小孩的生命當甚麼?
去讀機械吧 不讀? 你的錢不是家裡靠機械賺來的嗎
你身上的一切 都是家裡給的 我們做的決定你沒理由不聽
不然就給我滾出去 你這個造糞機

可笑的是 從小罵我造糞機
我現在卻要看著你在病床上每天病懨懨  無法說話無法活動飲食
連要大小號都要旁人幫
像大二老師一樣 對著我說 只有會計系不要的 才會到轉系
隔年那位老師 也離開了會計系 追隨我到別的系
我才深知原來罵人 真的會回到自己的身上
只是早晚問題

身為父母的 卻完全不願承認 我離開機械系是因為學校課業完全無法銜接
完全不知道我在學校受的侮辱 只會到處跟人說 我是因為不愛讀 故意跟家裡嘔氣
一個家庭暴力下長大的人 就算遭受校園暴力也不是那麼可怕
老師的言語侮辱 只是另一種形式的暴力
國小被欺負 因為家暴環境下 麻痺到理所當然
技術學院這種故意言語上的諷刺 我還會再跟自以為是的家人分享嗎
況且你們根本不想懂 不想看清事實
這就是 家暴下長大的人特有的抗壓力


我想偽裝成一個開朗活潑的人 我想當一個普通的正常人 只是想和一般的小孩過普通的生活
這卻往往是一種奢求
我的生活與生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我的偽裝被家人當作是自己的"成功開明教育"而沾沾自喜
真是可笑
佛洛依德 本我自我超我 或許你的父母根本一個都不懂
也不想懂
不過都會故意裝得很懂 或著是自以為懂
從你的誕生開始就是一個父母的玩具
打小孩跟打狗一樣 (打狗還或許會有人跳出來嚇止)
而我被打還要 不能出聲 如果吵到鄰居打電話來就多打十下
晚上十二點還會無故被抓起來打
哈哈 我到底是甚麼東西啊
無故被打後再帶我去買衣服 鞋子
但我不想買衣服也不想要鞋子
哈這是當沙包的代價
難過 為甚麼這是在我身上
我的兄弟姊妹卻沒有
我好累 我不可能再遇到人 坦白自己包裝底下的一切
也不會有過20歲的人還會再說 我是家暴下的受害者
這是不可能的
想偽裝 可以 想忘記是不可能
一定會留下陰影與傷痕
現在的我有時右耳 會聽不見
胸部被打成漏斗胸 檢查是否氣胸也沒意義 只是更難過而已
以前覺得  好難過死了就一切結束了 好想死
現在也覺得  死了就一切結束了  但是我更不能死
但是我現在好難過

其實我
最近覺得自己也有一點暴力傾向
裝得好累 壓抑好久 想找人來打

我想問 那些曾有過如此遭遇的人們 你們過的還好嗎?

如果現在有人能聽我說話 我可能會比較好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