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再見,總有一天】

Sayonara Itsuka

態度是會傳染的,成功需要很長的時間和努力,但一瞬間就可以跌落谷底。
聰明的男人,不會迷失方向。

孤独はもっとも裏切ることのない友人の一人だと思うほうがよい


再見,總有一天
人活著,必須隨時準備說再見
最好這麼想吧,孤獨是最不會背叛人的朋友
為愛卻步之前,最好先去買把傘
不論如何被愛,絕不可輕信幸福
不論如何愛人,絕不可愛過了頭
愛,像季節般的東西
春去秋來,只不過為人生增添色彩,令人不至生厭
說愛的那一瞬,愛已成稍縱即逝的冰片

再見,總有一天
永遠的幸福不存在,同樣的
永遠的不幸也不存在
總有一天,說「再見」的時刻來了
總有一天,互道「你好」的時刻還會降臨
行將就木之人分為兩類,有人憶起自己曾經被愛過
有人憶起自己曾經愛過
而我,一定會想起自己曾經愛過

サヨナライツカ
いつも人はサヨナラを用意して生き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孤独はもっとも裏切ることのない友人の一人だと思うほうがよい
愛に怯える前に、傘を買っておく必要がある
どんなに愛されても幸福を信じてはならない
どんなに愛しても決して愛しすぎてはならない
愛なんか季節のようなもの
ただ巡って人生を彩りあきさせないだけのもの
愛なんて口にした瞬間、消えてしまう氷のカケラ

サヨナライツカ
永遠の幸福なんてないように
永遠の不幸もない
いつかサヨナラがやってきて、いつかコンニチワがやってくる
人間は死ぬとき、愛されたことを思い出すヒトと
愛したことを思い出すヒトとにわかれる
私はきっと愛したことを思い出す

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錢與罪、守財奴】

銭ゲバ
集數:9 上映日期:2009


風太朗的一些行為不能用二分法說一定是對還是錯,也沒有真或虛偽。
因為這就是人性,換作其他人也同樣會做出這樣的行為。那還能用高道德的標準來檢視嗎?

奥貫薫的腳色死了兩次:第一次因為沒錢而死;第二次因為有錢也死。
第一次的死讓小風太朗感覺一切都是因為錢。第二次的死也是因為錢,但讓風太朗再度崩潰。這些年的風太朗一直奉為真理「有錢就能得到幸福」到底有沒有錯?

而諷刺的是餐廳老闆一家人及警察在現實環境下被逼得不得不向錢低頭。這些事讓風太朗不斷在懷疑自己的信念,直到完全崩潰選擇自爆。

風太朗20年,不斷想征服金錢而努力。卻反而成為錢的奴隸。越想戰勝它反而越在意,愈走不出自己設的圈圈。

有兩次 「你不是已經很幸福了嗎?一定要做到這樣嗎?」似乎勸風太郎住手
但風太郎已經盲目「"做都做了,我已經殺過人了,我也不能回頭了。反正死後一定會下地獄。」
但死前卻拿「錢」解救了警察、餐廳老闆一家人及保障公司員工子女未來前途
風太郎死後還會不會下地獄?

茜很愛風太郎,但我不明白其實一開始她一切都知道了風太郎的野心。為何還如此深愛風太郎?明知自己只是棋子卻無怨無悔?一定要等到風太郎親口說出「你死不死我都無所謂」後才選擇自殺。
而在最後在風太郎幻想的幸福生活中,風太郎和茜過幸福家庭生活。看出其實風太郎對茜的死還是有些愧疚。


一開始只是因為有松山研一而注意這日劇。而在主角第二次的崩潰及最後一集更突顯出松山的精采演技。真的還蠻好看的。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

摘自荒漠甘泉 

“不可叫人因為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摩太前書12

這是保羅對他年輕的兒子提摩太所說的話,也是神對你說的話。

不可叫人因為你有不誠實的言行,或是說話喜好張大其詞,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看見利益就跑到前面,與人同處總求自己的好處,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喜愛虛榮,好出風頭,隨時顯露自己,誇耀自己,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妒賢嫉能,見別人得好處心中就不樂意,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與異性人的交往鬼鬼祟祟,言行舉止不光明正大,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性情暴戾,容易動怒,常常與人爭吵,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諂媚富貴,輕看貧窮,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氣量狹小,遇事不能讓人,不能忘記人的不好,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輕易應許人什麼事,到時候卻食言失信,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借貸別人的財務不知道及早償還,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注重修飾,服裝妖冶,衣履帶著一種誘惑性,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輕佻浪謔,放蕩失檢,苟言苟笑,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開口就批評人,論斷人,只提人的短處,不說人的長處,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冒失發言,冒失應對,說出一些不適宜的話語來,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得人的愛不知道感謝,卻忘恩負義,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不孝敬父母,不友愛弟兄,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怠惰偷懶,作不好你面前的本分,辜負人的付託期望,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只顧自己的自由,不知道體恤別人,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總喜歡從別人得一些利益,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吸煙、飲酒以賭博為消閒,或是有別樣嗜好,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不守法律,違反規則,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不知道尊敬老人,扶助弱小,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言談舉止討厭取憎,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囚首喪面,塵垢滿身衣履不潔,以致小看你。
不可叫人因為你言行粗魯,沒有禮貌,以致小看你。

(本文節選自《窄門》,浸宣出版社出版)

2010年5月3日 星期一

清晨十願

摘自荒漠甘泉 
一、我願有幾個了解我,又能永遠相契的朋友

二、我願做些真有價值的工作,如果這種工作沒有人做,世界就顯得孤寒貧乏

三、我願有一顆明察事理,體諒他人的心

四、我願有一點優閒的時間

五、我願此心不怕顛沛,雖然前面的路並不光明

六、我願常見恆久不變的青山,永無止息的大海,以及人類雙手所創造的美

七、我願開懷大笑

八、我願自己不佔他人便宜

九、我願有自己常感覺在上帝身邊
十、我願自己在尚未達到上述願望之前,能忍耐等待,而在接近這些願望時,絕不輕易放過

2010年5月1日 星期六

古老英國祈禱文

摘自荒漠甘泉

要花時間工作,這是成功的代價.
 
要花時間思考,這是力量的源頭.
 
要花時間讀書,這是智慧的泉源.
 
要花時間遊玩,這是青春的秘訣.
 
要花時間善待朋友,這是幸福之道.
 
要花時間愛人及被愛,它是神的特權.
 

要花時間發笑,它是心靈的音樂.

2010年4月30日 星期五

【女王的教室】

看完女王的教室後
真的有很多讓人思考的地方

怎樣算是一個好老師
怎樣算是一個盡責的老師
與學生打成一片的老師
或與學生敵對的老師
教出傑出成績學生的老師
讓學生好過且給予漂亮 成績的 老師
帶領學生找到方向 勇於面對挫折 解決問題走 向幸福的 老師

裡面其實很多使人反思的問題
故意攻擊學生使學生陷入情境 強迫去解決問題
逆向操作 最後教育目標到了 但老師的立意與苦心 學生是否感受到了
而學生是否了 解 老師的美意又是不是有其重要性
而這樣的殘酷逆向操作教學方式是否正確?
教育真是縝密的工程
嚴格上來說並沒有什麼一定是絕對正確與錯誤
許多 都是靠 老師能力與學生是否真的能完全自我覺醒察覺領悟
在當下受攻擊一定心裡難過
但過幾年後真的能因此受益而感 謝 老師嗎?

不過我還是真的很討厭「照我說的就對了 我一定是為你好 我最了解你了 等你長大了你就會感謝我了」

當了近二十年的學生 碰過許多類型的老師 哪一位老師是真正自己常還會去回憶起的
對自己的影響
對自己的意義等等


2010年4月29日 星期四

面試

在鏡子前檢視了好幾次看還有沒有需要在調整的,抹了一些髮臘希望看起來會更有精神。
看鏡子裡的我頭髮抓的我還以為自己是金城武。

花了近一小時終於到達了email上通知的面試會場,討厭每次到台北都要花不少時間。
地點是一間很大的商務會館,光大廳挑高大概就和五館的一樓差不多高。
這公司應該是很重視這次的面試,願意花大錢租借這麼高級的場地,若我錄取了應該也有不錯的待遇和福利吧我心想。電梯旁邊還有許多跟我一樣穿著西裝的人,應該是要應屆畢業的大學生看起來都才20幾歲。

在簽到處簽名以後,一個個的領號碼牌。我的號碼很前面整個會場到底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大家坐在大廳,約有300多人。大家都穿的很正式,如果沒看胸口前的名牌誰是面試者誰是工作人員根本就分不出來。

後來一個男主持人上台講了一些今天面試的流程,分三個小組,會有人通知面談依序進房間結束後再叫下一個號碼,每人約10分鐘。

沒有等很久就輪到我了,好久沒有再穿這麼正式的參加這麼大型的面試。
房間其實應該算是個小型的會議室。裡面排著o字型的會議桌。
一邊站著約十幾名180幾公分的穿著黑色西裝高大男人。會議桌只有三個人坐著,坐在最中間的女性約30幾歲,戴著金框眼鏡看起來很精明的樣子。
旁邊都是坐的都是男性看起來很嚴肅。

「你好 請坐」女面試官說。
「謝謝」我向他微微鞠躬後緊張的走到對面的位置坐下。
我的位置面對窗戶,刺眼的陽光讓我更緊張了。而且對面還有這麼多人。
接著最旁邊的男人開始看我的履歷,翻了幾頁後開始傳閱。
「 蔡 先生 你好 你是商學院畢業的學生…… 」中間的女面試官發問。
「是的 元智會計」我太緊張了沒等他講完 就插了話。
「恩好,我了解 履歷上有寫。 我想請問的是這邊成績單上會計就修了三次 請問是什麼原因呢?」
「因為那時年紀輕沒有好好讀書 但也因為修了三次 我的會計相當紮實」
「恩 好的。」她低下頭看了一下「所以你的財務基礎也是相當的穩固嚕?」
「是的,財務金融我也是修了三次」我點頭並微笑
「您服完兵役了 請問是在哪服役」
「我的服勤單位是主計處」
「主計處啊 太好了 我們就是需要這這樣的人才」面試官表情開始緩和
「我們決定錄取你了」
我真是訝異原來在主計處服勤面試會加分啊?

「你對這職務有沒有什麼問題哩」他問
「我看簡介是寫需要商管學院的畢業生 要找財務會計的相關人才」
「沒錯 但我們其實是國家秘密情報單位,我們需要財務人才潛入財政機構 你就是我們需要的人了」他吐了一長串話邊說邊站起來要和我握手,
「卸卸」我摸不著頭緒但也站起來伸出右手
接著旁邊的男人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並打開,裡面是一把槍
「這就是你的配槍 由於我們單位是秘密組織。一切行動若不幸曝光後,國家是不會承認的。」「還有這是你的新身份。」盒子裡面還有一個身份證。
這麼快就做好啦真誇張,我嚇了一跳。
「我我,可是我是替代役我不會拿槍啊,我只有電視上看過。」
「別怕回去多看幾部007你就會了」
接著有一個男人衝進來說「長官 我們的行動曝光了 對方攜帶強大的火力就快攻進來了。我們已經開始疏散人群了。」情況突然變得相當緊急。
靠窗站立的黑衣人紛紛從胸口掏出手槍
男的面試官拉著我說「快走」
「剩下的就交給我」場面開始越來越混亂「阿來不及了」
門口衝進來拿者槍全副武裝的人開始掃射
我來不及蹲下來 中了一槍
旁邊的黑衣男人說「你快走 壓低身子從旁邊溜走 後面可以出去」
我想走但也來不及了外面依職答答答的我能往哪跑啊 結果我就又被打中了
後來就醒了

原來是做夢
看時間才剛六點
摸摸我的頭 根本就還是光頭 頭髮都還沒長長
好個無俚頭的夢
看來我死太快了
不然我應該還有可能夢個續集之類的


然後我東西拿一拿 就又出發去服勤了
「我根本還沒退伍嘛」
夢這個夢是怎樣。

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大哭] 手機害了我

讓我想到以前小時候的趣事


我高中時,學校嚴格規定不能帶手機

班上一個同學因為年紀稍長 大家都叫他國哥

有一天 國哥他偷帶手機 被老師抓到

因為那天中午午休,國哥的手機突然響了 而且響好久

接著許多同學都醒了 國哥還沒醒......

                                      然後國哥手機就被沒收了

醒來後 他說他才第一天帶耶







過幾天 國哥又偷帶手機來學校了

那天 國哥說 他這次很聰明 有把手機鈴聲關掉 嘻嘻

結果上課時,國哥的桌子傳來"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因為我們課桌椅的抽屜是鐵製的,國哥把電話放在抽屜裡開"震動"



當全班望向他,國哥緊張的對大家傻笑

表情無辜說著"怎麼了嗎? 這次不是我,我這次沒帶手機,相信我!"

他的抽屜依然傳來 "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大約響了三十秒

老師只好無奈的走過來 說"國哥 交出來吧 我真的很不想抓你"



"老師不是我啦 我沒開鈴聲啦" 國哥說

抽屜依然 "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老師說"那你桌下是什麼聲音?"



國哥只好交出來 還說 "奇怪怎麼會被發現"


                                      然後國哥手機又被沒收了

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disguise

這幾天 沒有辦法睡好覺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回想到小時候被打的事情
有人可以告訴我
家庭暴力下長大的小孩現在有強的嗎?
或是現在過的很好的?
或許會有人告訴我 你這樣還好啦! 世界上還有比你更慘的!
那麼你們能告訴我 他們呢? 現在過得還好嗎
在成功嶺遇到家庭因素的役男 有的也是真的過得辛苦
遇到一個跟我強調 他有多慘 比誰都慘
問題是都不快樂又痛苦的生活 又有甚麼好比較的
就算比贏了 比輸的人從此能過這快樂的日子嗎?
好比一個少雙手跟少條腿的人說 你看 我比你還難過
但試想 少條腿的人真的好過嗎?
我必須坦陳 身邊的人看到的我 可能都不是真正的我
從國中第一次弄自己是家暴長大的小孩
每個星期被叫到輔導室輔導
被老師同學當 不一樣的人 被同情被可憐
高中以後 我再也不能輕易和他人說家裡的事
別人從未經歷過 未必懂你的痛
或著再像高三時 說出來後
得到的答案是
每個人小時候都被打過啊 比你慘的還有更多
那麼請告訴我那些人現在快不快樂
幼稚園大班被 幼稚園老師壓到教室 全身被抓住用剪刀剪手指
國小晚上被騎車的父母在街上用皮帶抽 邊哭邊跑的我 當時才六歲
在學校被同學抓著鎖骨跑操場
一個家庭暴力下長大的人 就算再遭受校園暴力也不是那麼可怕了
可能這就是 家暴下長大的人特有的抗壓力
因為我在家都會被自己的父母從三公尺高 樓梯踢下來
我七歲還知道皮開肉綻這成語到底是甚麼樣子


幾個月前的新聞 一個兩歲小女孩被父母打死
這樣的新聞 我的母親 還能笑嘻嘻地回過頭對我說 "你真幸福 好險沒被打死"
但我覺得那個小女孩卻是幸福的 還能在沒有思考判斷能力時就離開這個世界
即使倖存下來 以後還是會被毒打
不能做自己可以決定的事 一輩子被控制威脅著
像我一樣 這輩子阻擾你進步的人 或許就是你的父母
你的父母不想承認自己的孩子的優秀 就算知道了 也裝作不知道
對自己的孩子 說 大學沒用 英文沒用
羨慕別人的小孩出國讀書
卻連自己的小孩讀日文 韓語 都會每天罵著說 亂搞東搞西
連自己的小孩爭取到全台灣只有一百名的名額
依然不願承認
跟孩子說 這等到父母死了 你以後多的是機會
這樣下去 等到我五十歲 父母死了 我也可能一事無成 我也可以死了
為何父母想控制自己的小孩 還想讓自己的小孩來陪葬

你以後多的是機會 這是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一句話了吧
因為我錯過太多東西了
國中畢業應被逼著讀自己不想讀的學校
每天罵花家裡一大筆錢
高中讀文組卻被硬逼著讀機械系
申請第一名進去後
被老師酸 第一名阿甚麼學校畢業 上來做吧 這麼簡單都不會 高職沒講過嗎 這也叫第一名
但我的父母根本不想承認 只想控制自己的孩子 做他們自己以為的事情
把小孩的生命當甚麼?
去讀機械吧 不讀? 你的錢不是家裡靠機械賺來的嗎
你身上的一切 都是家裡給的 我們做的決定你沒理由不聽
不然就給我滾出去 你這個造糞機

可笑的是 從小罵我造糞機
我現在卻要看著你在病床上每天病懨懨  無法說話無法活動飲食
連要大小號都要旁人幫
像大二老師一樣 對著我說 只有會計系不要的 才會到轉系
隔年那位老師 也離開了會計系 追隨我到別的系
我才深知原來罵人 真的會回到自己的身上
只是早晚問題

身為父母的 卻完全不願承認 我離開機械系是因為學校課業完全無法銜接
完全不知道我在學校受的侮辱 只會到處跟人說 我是因為不愛讀 故意跟家裡嘔氣
一個家庭暴力下長大的人 就算遭受校園暴力也不是那麼可怕
老師的言語侮辱 只是另一種形式的暴力
國小被欺負 因為家暴環境下 麻痺到理所當然
技術學院這種故意言語上的諷刺 我還會再跟自以為是的家人分享嗎
況且你們根本不想懂 不想看清事實
這就是 家暴下長大的人特有的抗壓力


我想偽裝成一個開朗活潑的人 我想當一個普通的正常人 只是想和一般的小孩過普通的生活
這卻往往是一種奢求
我的生活與生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我的偽裝被家人當作是自己的"成功開明教育"而沾沾自喜
真是可笑
佛洛依德 本我自我超我 或許你的父母根本一個都不懂
也不想懂
不過都會故意裝得很懂 或著是自以為懂
從你的誕生開始就是一個父母的玩具
打小孩跟打狗一樣 (打狗還或許會有人跳出來嚇止)
而我被打還要 不能出聲 如果吵到鄰居打電話來就多打十下
晚上十二點還會無故被抓起來打
哈哈 我到底是甚麼東西啊
無故被打後再帶我去買衣服 鞋子
但我不想買衣服也不想要鞋子
哈這是當沙包的代價
難過 為甚麼這是在我身上
我的兄弟姊妹卻沒有
我好累 我不可能再遇到人 坦白自己包裝底下的一切
也不會有過20歲的人還會再說 我是家暴下的受害者
這是不可能的
想偽裝 可以 想忘記是不可能
一定會留下陰影與傷痕
現在的我有時右耳 會聽不見
胸部被打成漏斗胸 檢查是否氣胸也沒意義 只是更難過而已
以前覺得  好難過死了就一切結束了 好想死
現在也覺得  死了就一切結束了  但是我更不能死
但是我現在好難過

其實我
最近覺得自己也有一點暴力傾向
裝得好累 壓抑好久 想找人來打

我想問 那些曾有過如此遭遇的人們 你們過的還好嗎?

如果現在有人能聽我說話 我可能會比較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