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Substitute Civilian

這是我最後一次寫這役別的事
我以後再也不會因替代役爽不爽的事而生氣
我也不會再說什麼了

因為父親心肌梗塞,現在領重度殘障手冊,沒有表達能力也沒行 動能力。原本我如期要當預士,但家裡這樣的變故。我做了家庭 因素替代役。 每天在服勤機關家裡和醫院跟廟這樣到處跑。下班先去買晚餐給 家人,再趕到醫院幫家人拿藥,回到家幫忙照顧臥床的父親洗澡 等,有時要趕去廟裡拜拜,常忙完就超過十二點 。 

像我這樣因為家裡有需要照顧的家人而在縣府公所等公務機關的家 庭因素替代役不在少數。在縣府有的弟兄早上請假陪家人去開刀化 療環境比我惡劣的我都有遇過,家人突發去世奔喪的弟兄也看過很 多次。這就是家因替代役。

我的職務掌握一整個處室的收文、交換公文、各學校公 家機關的月報收送。我每天比公務員早到一小時就開始工作,但有 時也是要陪公務員加班到六七點也曾發生過,無法盡快回家幫忙照 顧家人。 

就算是非家因的替代役:如消防役,說他是爽兵?但消防役一個月急 救超過兩百人、每個禮拜從鬼門關拉回來五六個人這些都是常有的事 。有人抗議集會遊行,維護出來擋在最前面被推擠的是警察役。在學 校門口維護學童安全、教導偏遠學校學童功課的是教育役。在社福機 關幫忙的是社會役。不能完全否定替代役對社會的貢獻和付出。

當然我身邊也看到很多假家因的替代役,(要不為什麼替代役給社會的 觀感那麼差),每天無所事事等下班。家人沒病也無須照料、靠關 係申請到替代役的也是有。對於這樣的人,我也很生氣。

替代役原本就背負著爽兵的原罪,我也已經被說到沒感覺了。因為 會這樣說的都是不知道替代役是在做什麼的人。一開始對方已先入 為主,我說再多對方當然也聽不進去。為避免和民眾有無謂的紛爭 我下勤會穿上自己的外套,保護自己,也維持替代役的一點點僅存的社 會形象。

在成功嶺受訓時,長官教的昰替代役在社會服務人群協助公務機關運作, 維護民眾權益,不是和民眾起爭執。都當替代役了,還喜歡分學長學弟? 我只記得我的任務是協助辦理公務,不是在那分學長學弟,如果硬是要分學 長學弟,那麻煩早幾個月進來的學長也拿出一點點本事。自己什麼都不會也就算了,還要分學長學弟、分科,上班打混摸魚,該做的不做,叫你做了你又什麼都不會,這樣還要人叫你學長真的很悲哀。


其實不管國軍還替代役,涼兵爽兵都有,但要知道自律,懂自己該做什麼, 或許其他替代役不這麼想。但對一些真正的家因的替代役來說,”涼缺爽兵” 這些不尊重的話都是些傷害。當你真的幸運的遇到這種每天涼涼的替 代役,再對他說”涼缺”,不然,其實這種話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            ) 替代役是(1)狗 (2)9527 (3)米蟲 (4)我還記得我是在服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