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0日 星期一

口業

當時我在大一升大二時,因被當太多只好轉系到不會連續檔修的系。(都沒去上課然後就被當了。家太遠不想跑中壢上課又不想繳暑修費,不暑修就會連續擋到大四。要應屆畢業只得轉不會檔修會計學的系。)

後來在大三上課時遇到以前的系主任。系主任當著大家說:「我們會計系出路好,會計師賺多少錢、收入又穩定,那些從會計系轉出去的都是程度不好、讀不好會計,才會到甚麼財金、國企系。收我們不要的學生。所以你們……要讀會計系喔。啾咪>_ ^」

這老頭…不…我是說系主任,擺明就是說我,還看著我笑。當下我感覺很不好,但大哥哥是讀書人沒有放在心上。(沒放在心上是假的。)
       
大四時,那位系主任職稱熊熊變成我系上的老師,讓我想起主任曾說過的話--只有我會計系不要的,才會去到甚麼財金、國企系。我都有把主任的教誨放在心上。(懷恨在心上。)所以主任跟隨我到國企系就表示主任是……。

        也許這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應該不是這樣解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