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8日 星期一

好累

很少有機會這麼近的靠近爸爸
從小一直和爸爸保持距離
當我開始這麼近注意到自己的家人
爸爸的頭髮白了許多

我為自己的家裡做了些什麼
我是個奇怪的人
奇怪不是不好
我想讓家裡的人更好
be daddy像作為一個父親那樣
卻無法表現出來


有些事父母不說
並不代表沒有
父母肩上的擔子
不是你想中能承受的

好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