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口業

當時我在大一升大二時,因被當太多只好轉系到不會連續檔修的系。(都沒去上課然後就被當了。家太遠不想跑中壢上課又不想繳暑修費,不暑修就會連續擋到大四。要應屆畢業只得轉不會檔修會計學的系。)後來在大三上課時遇到以前的系主任。系主任當著大家說:「我們會計系出路好,會計師賺多少錢、收入又穩定,那些從會計系轉出去的都是程度不好、讀不好會計,才會到甚麼財金、國企系。收我們不要的學生。所以你們……要讀會計系喔。啾咪>_ ^」這老頭…不…我是說系主任,擺明就是說我,還看著我笑。當下我感覺很不好,但大哥哥是讀書人沒有放在心上。(沒放在心上是假的。)

大四時,那位系主任職稱熊熊變成我系上的老師,讓我想起主任曾說過的話--只有我會計系不要的,才會去到甚麼財金、國企系。我都有把主任的教誨放在心上。(懷恨在心上。)所以主任跟隨我到國企系就表示主任是……。        也許這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應該不是這樣解釋吧。)

四光

晚上四光放學回到家後,習慣性的打開電腦。
一如往常的看看msn及無名相簿上有沒有人留言;
但也一如往常的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明明自己就習慣低調,但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卻仍試著想當個受人歡迎的人。
可惜最後還是做不到!

像例行公事般在暱稱上打一段自己覺得很帥的詩句。
是想吸引人注意吧?
如 「慌 因為在城市中遍尋不著你的空氣」、「今天的風很冷 我在校園系館中疾行」。
再習慣的將狀態改成「忙碌」, 企圖掩飾自己的空虛與寂寞。
怕人知道自己是個宅男。

或許大家都怕會打擾到四光吧,等待了一整晚都沒有人理。
但此時四光還是希望能有個人,可以在這時候可以陪他用msn聊聊天。
最好還要是女生。如果是個正妹就更好了。(但四光的朋友名單中並沒有什麼漂亮的女生)

有時候也是會有好奇的人會問「暱稱的由來」,但問過第一次以後通常就不會再問第二次了。所以會找他聊的幾乎都是四光的同學。
「ㄟ,厚人!你這次的暱稱真夠噁心。每次都不一樣,把每一天連起來都可以寫成散文了。要不要幫你投稿哩?」四光的同學叮咚了。
「沒什麼啦 因為今天如何如何……(不重要以下略)」
每次四光能回覆的內容永遠都差不了多少 。
即使根本沒什麼事,但寂寞的四光仍想在自己同學面前假裝自己的瀟灑。
華麗的暱稱狀態也只是想讓大家覺得自己帥罷了。
但身材微胖的他 卻常被同學叫厚人、厚人。離憂鬱文藝男這詞似乎是愈來愈遠。
四光不以為意,還是在自己的世界中自我陶醉著。

習慣隱藏自己的寂寞,
想讓大家看到自己想營造的那個自己。
無法與他人講出真心話,
或許這也就是四光為何在班上沒有真心好友的緣故。
常在他人面前說「其實我啊!早就知道了,在大學是不會交到知心朋友的。」
永遠很難與他人說話,
他還是一樣只能對人說說表面話。

這樣矛盾的個性,不妨礙四光找到最適合他就讀的科系-不管報表數字想透露出的資訊是好是壞,都可以由自己控制,只要自己用怎樣的方法衡量去入帳、過帳、編表。所以做出一份外部的人想看的報表對四光來說並不困難。
或許這不像營造自己人際關係那樣的複雜,但四光身邊的人都覺得四光真的是讀對了。

這個晚上並沒有比較不同。因為已經這樣過好幾年了,四光並沒有想要特別做出什麼改變。